張峰碧作品,《荷風清語》,34x90cm,2018年。(張峰碧提供)
張峰碧作品,《清香細細》,68x69cm,2014年。(張峰碧提供)

 「質直雅逸、氣稟暢真,是愚初識白溪草堂主人的第一印象;清馨絕塵、平澹簡遠,則是拜觀其作的初始感受。善哉乎藝如其人、人藝相即啊!若進言之,其人其藝之所以能彼此恰如其分,彷似兩相偕造,並不是作者有意為之的結果,毋寧說是主體情性的直率表述。」此為知名文人畫家蕭一凡博士對張峰碧的評價。

 愛「水仙」者不少,不論是齊白石、吳昌碩用於象徵春節的〈歲朝〉圖、〈歲朝清供〉圖;或是雜畫中的博古圖,如吳大澂的〈博古水仙、晚清篆刻家黃士陵的青銅器〈博古圖〉,乃至於以水仙來祝壽,如張大千的〈芝仙祝壽〉圖等,在在顯示水仙在文人書畫中的地位。張峰碧是以酷愛水仙著名的臺灣文人畫家,他的碩士論文也以「水仙繪畫與文人情境」為題,傾力專研。他認為,水仙花被人們視為吉祥、美好、純潔、高尚的象徵,尤其暮冬歲首,百花凋謝群芳俱寂,而水仙卻緗衣縹裙、冰肌玉骨、清香四溢、風姿婆娑,帶來一片春意。

 殘荷為題 抒發胸中逸氣

 張峰碧畢業於臺灣藝術大學造型藝術研究所,師從水墨畫大師蘇峰男教授,算是學院派的文人畫家,但他的畫仿古而不泥古,物景造型及畫面鋪陳充滿寧靜而唯美的心靈境界。朱健文博士說,他以單純簡潔的線條,古樸的石頭及傳統筆墨材料來經營水仙圖像,以極簡筆法傳達寧靜唯美意念,在喧鬧城市裡尋找禪意心靈空間,將生命由繁複還原到簡單與樸實,也藉由水墨的高度凝聚力,呈現畫作中緊實的飽滿感,在厚實與留白中營造畫面無垠想像空間,透過畫面及色彩的簡化與純粹,適切表現「寧靜至極」的創作理念。

 他說,張峰碧在選擇繪畫題材有其個人獨特風格,如他捨棄眾人所喜「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綻放荷花,改以「殘荷」抒發胸中逸氣。盼觀者能淡泊自適,坦然面對生命榮枯,即使在蕭瑟冬日、蒼茫霜雪之中,仍保持心靈的豁達與寧靜,在人生歷練與考驗中展現出頑強的生命力。

 以畫入書 表現五色之相

 張峰碧的書法以平淡為宗,所謂「墨淡則活」,活則見生意,滋味迸出。他的書法和水墨畫有密切關連,採用「以畫入書」的方式經營畫面,以「墨即是色,墨分五彩」來處理墨色濃淡,表現出事物的五色之相。他說,我的創作是在極簡單的筆法中傳達寧靜唯美的意念,在喧鬧現代城市裡尋找心靈寧靜的空間,將生命由繁複還原到最初的簡單與樸實,也藉由水墨的高度凝聚力,呈現畫作中緊實的飽滿感,在厚實與留白中營造畫面無垠的想像空間。水仙系列作品正是他表達心中那塊唯美理想化的「心境」,那塊在現代繁雜的社會環境所沒有,而帶有禪意的心靈空間。

 面對書畫總是孜孜不倦創作的張峰碧,作品總能耳目一新。蕭一凡認為,現代的國畫家能以毛筆畫出近乎寫真的作品,也能於畫中蘊藉著筆墨氣象,這是因為他能以書法為功底,進而將毛筆(結合墨彩)之資用予以延展。同時,由於現代性的國畫家對書法投以關注,遂結合了寫生與寫意之二元性,指向某一境域。這個境域參揉了「書寫生意」之闡述,因為創作者在度物象而取其真的時候,能取今用古、返古開新,於是乃得生意。或許在聽完蕭一凡的評析後,試觀張峰碧的〈皖情〉、〈竹鵲〉、〈太朴之初〉、〈一葉知秋〉等作品,方知何謂「墨中有筆而彩不礙墨」了!

 藝術典藏圈【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