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1日,中烏文物修復人員,在希瓦古城經學院穹頂上方加固施工。(新華社/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提供)
4月23日,在烏茲別克希瓦古城城牆上拍攝的遠處的經學院。(新華社)
4月22日,在烏茲別克希瓦古城,中方文物修復人員(左)在指導烏方人員修復清真寺屋頂。(新華社)

 中亞有句古老諺語,「我願出一袋黃金,只求看一眼希瓦。」烏茲別克希瓦古城的魅力由此可見。近年來,經過中烏專家的共同努力,古城保護修復項目將於今年竣工,重新展現希瓦的風貌,千年歷史的絲路文明將傳承綿亙。

 希瓦古城位於烏茲別克西南,為古絲綢之路上的歷史名城,1990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但因年久失修,部分古建築有不同程度受損。2014年,中烏合作展開希瓦古城保護修復工作,對古城內的阿米爾·圖拉經學院和哈桑·穆拉德庫什別吉清真寺及周圍環境展開重點修復。

 經學院地基 下沉嚴重

 相對於古城東西走向旅遊路線的喧鬧,位於古城北門附近居民生活區的阿米爾·圖拉經學院和哈桑·穆拉德庫什別吉清真寺顯得靜謐。前者是17至19世紀布哈拉汗國和希瓦汗國時期代表性的伊斯蘭建築,後者建於18世紀晚期,是古城清真寺的典型。

 來自大陸文化遺產研究院的專家閻明,是修復項目的現場負責人。他表示,經學院附近是居民生活區,由於這一區的排水系統不健全,雨水和生活用水下滲、結構重心偏離等原因,造成經學院地基不均勻沉降、穹頂及牆體傾斜和開裂。特別是經學院東南角下沉較為嚴重,在牆體上形成了一條長達20多公分的裂縫。

 修復材料 採購不容易

 希瓦古城內,大多數傳統建築以石頭、磚、木材為基本材料。一些具有歷史的磚一旦遭到破壞,很難再修復。為遵循「修舊如舊」,修復材料的來源是修復一大難題。此外,希瓦地處烏茲別克與土庫曼交界處,距首都塔什干上千公里,修復中使用的很多材料甚至在塔什干都採購不到。為此專家只能委託從大陸定製、採購,再送至希瓦。

 考慮到古城的文化旅遊價值,修復過程要兼顧古建築展示的需要,項目組對周邊進行環境整治,以期能向旅遊者完整呈現古城的歷史風貌。目前,中方專家已完成對兩座建築物的地基加固、本體維修,正在加緊實施周邊環境的綜合整治,以便這片區域盡快納入希瓦古城熱門旅遊路線中。

 獨特原貌 受遊客青睞

 希瓦古城的保護修復是大陸在中亞地區開展的首個文物遺產保護項目,象徵中烏文化遺產保護的新起點。52歲的阿卜杜拉·玉素甫一家世代生活在希瓦古城,由於缺乏保護理念和修復技術,他以前對古城保護問題憂心忡忡。隨著修復項目的展開,阿卜杜拉·玉素甫在項目現場從事保安工作,他兒子則成為項目的文物修復員。

 阿卜杜拉·玉素甫說,「古城能夠吸引外國遊客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其獨特的建築及原貌,如果這些都沒了,希瓦人就沒有了希望。中國專家的到來,讓這些破舊建築煥發了生機。」

 逢年過節 邀專家做客

 34歲的茹斯蘭·撒賴夫也住在希瓦。2016年起,他跟隨修復項目組一起工作,如今已成為一名熟練的文物修復人員。「現在不僅能在家門口工作,還學到了一門新技術,希望以後能參與更多的希瓦古城修復工作,把家鄉最珍貴的建築永遠保存好。」

 烏茲別克斯坦有句諺語,「幫助別人帶來的快樂,勝過於戰勝一個國家。」看到專家們為希瓦古城修復辛勤付出,阿卜杜拉·玉素甫心存感激,逢年過節主動邀請專家們到家裡做客,用抓飯等當地美食款待來自中國的客人。

 小靈通 希瓦古城

 古名花剌子模,是烏茲別克境內的一個綠洲城市,位於烏國西部,始建於2500年前,曾經是花剌子模及希瓦汗國的首都。目前屬於花剌子模州管轄範圍,受大陸性氣候影響,每年平均降雨量90至100公釐,2005年人口55,568人。希瓦古城與撒馬爾罕、布哈拉同為古絲綢之路在烏茲別克境內的歷史名城,1990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王曉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