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於美國聯準會表示近期內可能考慮降息,我們回顧前四次聯準會採取寬鬆政策(2007年9月、2001年1月、1998年9月和1995年7月)的情況以及亞洲貨幣在這些時期的表現。具體而言,我們衡量亞洲貨幣在聯準會首次降息前六個月及降息六個月後的平均績效。在我們的分析中,已排除成熟國家G10的貨幣(日圓、澳幣和紐幣)及人民幣(其在聯準會過去降息期間受嚴密管理)。

 單純從平均績效角度來看,亞幣在聯準會首次降息前通常會小幅上漲,升息後也持續保持漲勢。但是,若進一步研究這四個時期,可看出亞幣在每個時期表現都不盡相同。如,1995年和2001年(聯準會降息前後幾個月)表現相對較差,但在1998年和2007年表現則相對較佳。

 兩個因素似乎可解釋聯準會之前降息期間亞洲貨幣表現的差異:1、主要貿易夥伴的貨幣走勢;2、亞洲和美國之間的相對成長動態。我們也觀察到下列兩點:

 首先,主要貿易夥伴貨幣(如日圓和歐元)的大幅波動在前幾輪聯準會降息期間對亞洲貨幣有明顯影響。1995年7月和2001年1月,亞洲貨幣隨著日圓在這兩段期間大幅貶值、隨著歐元在2001年貶值而走弱(1995年時歐元尚未出現)。2001年1月,我們注意到歐元和日圓兌美元下跌約8.5%,其可能對亞洲貨幣造成壓力。1995年7月,日圓匯率出現大幅下跌,對亞幣造成影響。在降息以來的六個月期間,日圓兌美元匯率下跌18.3%(這部分逆轉1985年至1995年間日圓的大幅漲勢,當時在具有里程碑意義的1985年廣場協議後,日圓兌美元匯率上漲約200%。)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日本是1990年代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日圓在1995年亞洲貨幣的有效匯率中具有高到不成比例的權重。相反地,在1998年9月和2007年9月,亞洲貨幣的升值則伴隨日圓在這兩個時期的走強及歐元在2007年的上揚(1998年歐元尚未出現)。

 其次,1995年7月和2001年1月,在亞洲與美國經濟成長之間差距縮小的背景下,亞幣呈現走弱。相反地,1998年9月,隨亞洲與美國經濟成長差異擴大,亞幣則呈走強。然而,2007年9月並未遵循相同模式,儘管亞洲與美國經濟成長差距縮小,但亞幣仍然升值,不過我們認為這可能是由於歐元和日圓大幅升值所致。

 總而言之,亞幣過去表現支持我們的觀點,即如果聯準會近期內降息,亞幣可能會在未來六~十二個月內小幅升值(見表)。首先,我們預期亞洲主要貿易夥伴使用的貨幣(即歐元、日圓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從穩定至走強(歐元兌美元匯率的12個月預測值為1.20,美元兌日圓匯率為105,美元兌人民幣則為6.70)。其次,預計亞洲與美國成長差距將持續擴大到明年,主要由於美國經濟成長可能大幅放緩(從2019年的2.8%下跌至2020年的2%),而亞洲的成長則大致保持穩定(從2019年的5.8%至2020年的5.9%)。在這樣的總經背景之下,亞洲貨幣兌美元匯率估計將呈現相對升值。

 六個月的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為6.80,12個月匯率則為6.70。最近的中國經濟數據並未替人民幣提供支持。儘管如此,美中貿易緊張局勢仍將是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的關鍵驅動因素。除非貿易談判顯著改善或惡化,否則預計未來12個月美元兌人民幣將在6.70~7.10間整理。在美中談判破裂的風險案例中,我們預計美元兌人民率將到7.10~7.30,聯準會降息的展望應可防止匯率出現大幅飆升。相反的,如果未來幾個月意外達成貿易協議,我們認為美元兌人民幣匯率可能會到6.40~6.70區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