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東亞所所長王信賢。(本報資料照片)

 中美元首習川會29日落幕,雙方同意重啟經貿磋商,美並不再對陸加徵新關稅。政大東亞所所長王信賢受訪分析,此次會談會是中美貿易戰的重要節點,雙方經過一年多的摸索,接下來比的將是政府反應力、資源動員力和國際結盟力;他認為貿易戰雖然會暫緩升溫,但在科技、戰略上,還有得鬥。

 政大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東亞所所長王信賢29日受訪指出,習川二人能願意繼續談下去,就是最重要的共識,不要讓貿易戰再白熱化;他指出,中美貿易競爭一定會是長期的,所以要分階段來看,若以後回頭看,G20會是重要的節點。

 王信賢指出,川普5月在推特撂下將繼續加徵關稅,就是貿易戰的第二階段,但到底要怎麼走,始終沒有很明確,從5月至今可發現,美國針對特定產業,在特定領域裡精準打擊;他分析,雙方經過一年多的磨合,彼此都清楚優劣勢為何,接下來雙方比的,就是政府反應能力、資源動員能力、國際結盟能力。

 在這樣的結盟背景下,王信賢表示,習近平6月以來的一連串訪問都非常重要,包括訪俄、訪中亞,以及北韓;他指出,這些國是訪問絕不會是臨時起意,至少在半年前就要開始準備,在G20前密集出訪,也是要證明大陸的實力,也傳達面對美國,中俄是站在一起的。

 不過,中美的對抗仍是結構性的,王信賢表示,貿易戰可以暫時有個台階下,雙方繼續磋商,但是在科技領域,則還有得鬥;在戰略包含軍事上,更是會持續,在此情況下,全世界也都在兩邊押寶或是設法避險,但唯獨台灣單押美國。

 國安會前祕書長蘇起指出,在貿易戰上,美國以攻為守,對大陸打關稅戰心力俱足,但要全面戰略對抗,或組建反中聯盟,或馳援「台灣民族主義」,恐怕仍力有未逮;大陸則是以守為攻,被動防守硬中有軟,硬的是不允許美國藉貿易談判改變大陸的政經體制;針對新增的高關稅宣布報復性的高關稅;針對南海及台灣則寸步不讓;針對川普自毀外交長城,則加緊外交出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