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官方先後公布「限薪令」、「限童令」,受影響最大的就是綜藝。圖為《極限挑戰》劇照。(取自新浪微博@東方衛視極限挑戰)
《奔跑吧》節目照片。(取自新浪微博@奔跑吧)
《妻子的浪漫旅行》2018年播放量達27.3億次。(取自新浪微博@妻子的浪漫旅行)

 2018年7月、2019年4月3日,大陸官方先後公布「限薪令」、「限童令」,要求「嚴控綜藝節目藝人的片酬」、禁止未成年人節目不得宣揚童星效應或包裝、炒作明星子女,未滿10歲的未成年人不能成為廣告代言人,加上稅務風波,導致大陸影視進入景氣「寒冬」,受影響最大的就是已現疲態的綜藝。

 受到「限薪令」的影響,綜藝節目的來賓們每集節目酬勞不能超過80萬元(人民幣,下同),約新台幣361萬元,常駐嘉賓以每季計算,上限為1000萬元,A級流量明星的酬勞遠低於原本的數倍,對部分以參加綜藝節目賺錢的大牌明星來說,吸引力大幅的降低。

 更換陣容 熱度下滑

 資料顯示,大陸2019年Q1全網綜藝累計有效播放107億,新上線的綜藝累計有效播放56億、比去年同期69.7億下降19.66%,可見,綜藝的整體市場確實有所降溫。

 而原本就已面臨發展瓶頸、急欲轉型的綜N代節目,更是雪上加霜,陸續出現圈粉的主要班底「出走」也引發討論,收視與播放熱度也隨之下滑。

 以《奔跑吧》為例,4月26日新一季上線首播,從開播至今都是固定班底的鄧超、陳赫、王祖藍,以及第3季加入的鹿(日含)同時以「另有工作安排」為由退出,換上朱亞文、王彥霖、黃旭熙、宋雨琦,鐵粉們議論紛紛,也反映在實際的支持力道上。

 《奔跑吧兄弟》及改名後的《奔跑吧》,前5季每季首播的收視率均在3%以上,去年第6季下滑到2.06%,引起內容創新不足、審美疲乏的討論;正在播出的新一季全新陣容搭配環保主題的遊戲任務,首集收視僅1.334%更讓人驚訝。

 鐵粉跳腳 拒絕觀看

 5月15日首播的第5季《極限挑戰》,初代「極限男人幫」也「更新」,黃渤、孫紅雷、黃磊均稱檔期無法全程參與,換上新成員岳雲鵬、雷佳音及迪麗熱巴,與既有班底羅志祥、張藝興、王迅合組「極限家族」,開播前即有粉絲揚言「拒看抵制」。

 從綜藝節目的龍頭到收視低迷,2個綜藝節目的製作單位都稱原因複雜,否認是「限薪令」造成。業界認為收視低迷的原因很多,包括資訊碎片化時代來臨,觀眾轉往網路影音平台,電視收視數據縮水,省級衛視收視權重下降,電視綜藝舉步維艱。

 稅務風波與相關政策限縮,促使投資熱錢抽走,廣告量下降,製作資金有限,節目組只好放棄流量A咖,尋找「物美價廉」的替代人選;而對一線藝人來說,因酬勞少了大半,花時間錄製綜藝節目的「性價比」不如從前,還不如把檔期用在別的領域。(系列四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