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社會凝聚力圖╱本報資料照片

 南朝宋書袁粲列傳:「袁粲嘗謂昔有一國,國中一水號曰狂泉,國人飲此水無不狂,唯國君穿井而汲,獨得無恙,國人既並狂,反謂國主之不狂為狂,於是聚謀共執國主療其狂疾。」

 ■袁粲列傳:「火艾針藥莫不必具,國主不任其苦,於是到泉所酌水飲之,飲畢便狂,君臣大小其狂若一,眾乃歡然。我既不狂,難以獨立,比亦欲試飲此水。」

 南朝袁粲曾說過一則寓言,有個國家有一口井,名為狂泉,只要喝這水就會癡狂,不過國君喝了沒起作用,眼見此景,眾人都認為國君病了,每天以艾草針灸治他的病。國君受不了這些人,於是重返井旁喝了一口,也跟著發狂,看到國君狂了,大家奔相走告,舉國騰歡。

 這則寓言很有意思,在人類社會裡,人總是追求同儕的認同,社會的認同,否則便會被孤立,明明喝了狂泉沒什麼作用,但大家說喝了會很興奮,最後連一國之君也要跟著附和,群體力量之大,理性之脆弱,則於此可知。

 追求認同 卻失之理性

 今天台灣社會只要選舉一到,政治人物就紛紛開鑿狂泉,給幾百人喝,幾萬人喝,然後上凱道讓數十萬人喝,大家喝了都狂了,不狂不行,不狂就會被視為異類。這些年藍綠政治人物各開各的井,各自吸引自己的追隨者,愈喝愈狂,愈狂愈瘋,相互對立也就日趨嚴重了。

 過去兩岸服貿協議歷經四年談判,真正明白者並不多,但一句「傾中賣台」的狂泉一飲,便掀起了一場澎湃的太陽花學運,不喝此泉者與飲畢此泉者,始終難以理性對話,而愈不對話,社會凝聚力就流失的愈快,凝聚力一旦流失則不僅社會為之動盪,經濟發展也將深受衝擊。

 依據洛桑管理學院(IMD)競爭力報告,在受評比的63國裡,我國總體排名總在前段班,以今年而言名列16,經濟表現第15、企業效能第14,不過,「社會凝聚力」這一項卻落居36名,過去兩年甚至名列第44,算是後段班了。

 在IMD這份報告裡,各國的社會凝聚力係交由各國企業經理人自行評分,我國官方曾分析,與亞洲四小龍、愛爾蘭、荷蘭、美國、中國及日本相比,這些年台灣社會凝聚力相對不佳,前年甚至在九國裡退至倒數第二。

 散發狂泉 無助經濟成長

 台灣社會凝聚力為何逐漸消失?只要看看2000年以來我們的政治人物是怎麼在文化、經濟、政治甚至教育上挑起紛爭,便可明白,這些紛爭如同一口口狂泉,喝得舉國瘋狂,世代分裂,族群對立。

 兩岸分離是現狀,但在文化、經濟上亟欲去中國化,無異是把自己的優勢拱手讓人,看看去年安倍「台灣加油」的書法、看看今年日本官房長官手持「令和」新年號的毛筆字,風神灑落,令人感動,連日本人都如此珍惜中國文化,我們卻因意識型態,意欲除之而後快,如此社會凝聚力,從何而得?

 經濟學家熊彼得談及政治對經濟影響時曾表示:「多數民眾一進入政治領域,往往會聽任一切不合理的偏見,並因此而衝動,甚至形成瘋狂狀態,這會讓民眾很難看清真相,倘在關鍵時刻,這些衝動更將陷國家於危境。」

 台灣這些年經濟走緩,歷任閣揆都以為是經濟問題,然究其根本是文化問題,是社會凝聚力問題,政治人物若不停止散發狂泉,隨著凝聚力的流失,台灣經濟難期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