纏鬥了10天,長榮空服員罷工事件終於落幕。本次事件中,政府並未如同此前華航空服員、華航機師罷工般積極介入,除呼籲各方理性解決、對勞工表達基本關懷外,幾乎是採局外者立場,完全交由勞資雙方自行解決。令人不禁困惑:同樣是罷工,何以態度如此不同?政府在勞資關係中,又應扮演何種角色?

 自冷戰時期美、蘇對立以來,世人普遍將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視為光譜的兩端。典型的資本主義,強調供需決定價格,勞工的報籌是市場的產物,政府偏向資本家一方;典型的社會主義,認為勞工的價值不應被剝削,薪資與勞動須呈比例,政府偏向勞工一方。其實除了這兩者外,許多人常忘了二戰前風靡一時的法西斯主義,及戰後盛行於北歐地區的統合主義。

 法西斯主義的代表,是納粹德國。納粹黨的意譯是「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但可別以為它既強調「社會主義」又強調「工人」就是左派政黨,實際上納粹黨在面對企業與工會時,是以管理者的姿態控制兩者,對資方或勞方並無一定偏向,端視利益所趨而定,這種作法又被學界稱為「國家統合主義」。

 至於北歐的做法,同樣是沒有左、右的預設立場,政府在處理勞資爭議時,是主動斡旋、甚至居中協調的,又被稱為「社會統合主義」。

 法西斯的做法,因臭名昭彰,被認為是極權體制的專利,自難獲主流學界接受;北歐式做法,儘管只在少數國家採用,卻是能令各方「雖不滿意、卻能接受」的方案,唯前提是社會必須要有以妥協解決問題的公民文化。

 華航罷工事件中,政府主動介入,看似接近社會統合主義,實則是華航的泛公股占了半數,政府原本就是事主;長榮罷工事件,或許是我國最符合罷工意義的一次運動,因為它單純是勞、資雙方的角力。而此時政府的態度,或將決定我國未來的勞資互動模式。

 儘管並未明言,但從行動來看,目前當局的做法似乎是抱持中立、兩不相助。消極來說,這固然有助於避免政府落入「兩面不討好」的窘境,卻可能導致歹戲拖棚,影響民眾權益。由本次罷工過程尚稱平和的情況來看,顯見各方均有相當素養,政府似可考慮採用北歐模式,以積極姿態主動化解爭端。

 台灣有半世紀被日本殖民統治的經驗,多數本土企業的營運風格偏向日式文化,長榮猶為此中翹楚,工會在我們的社會中並不發達。民進黨長期自詡為勞工利益代言人,黨中央甚至設有勞工黨部,竟未利用此契機施展理念,不免令人感到遺憾。(作者為公務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