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2日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臉書發的圖片截圖。(陳其邁臉書)

民進黨政府推出租金補貼政策,自9月起分別針對單身者以及已婚育家庭,提供為期一年每個月2600-5000不等的租屋補貼。消息一出,自然廣受許多青年支持肯定,然而魔鬼藏在陷阱裡,這樣的政策對於多數民眾而言,看的到但吃的到嗎?但民進黨很聰明,不管多數民眾能否受用,反正就跟2016年時不砍7天假的口號一樣,先喊出來確保勝選再說,選完民眾無法受用也拿民進黨沒轍。

首先,這些補助有諸多資格限制,不管是單身或已婚育家庭,每人平均月收入應低於所在縣市最低生活費2.5倍以下的,換算起來大約是3萬多元,僅台北市最高達41450元,如果以41450算,根據行政院主計處薪情平臺,大約有5到6成民眾符合。

然而再來,單身者限定要是20到40歲單身青年,更重要的是,戶籍內不能有父母等直系親屬。這兩條規定下來馬上就可以排除絕大多數民眾了,40歲以上的單身民眾怎麼辦?我們社會部分人常有一種迷思,以為只要肯努力,工作久了理論上收入就會高就可以成功,殊不知在任何社會高收入的工作與職位都僧多粥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我們有113位立委,每位立委月薪19萬,但一位立委就有8位助理,一位平均月薪3、4萬,所以縱使一位立委退休不選了,也只有一位助理有機會接班薪水變高,其他人做到五、六十歲,還是只能領三、四十萬。換工作?我們的醫生、軍公教、律師、法官等許多工作都有總量管制,一些工作表面上沒有直接管制,高階主管高薪職位也就只有少數職缺,真的不是人人只要努力經過十幾二十年就必然可以享有高薪生活無虞。不分年齡全體受雇員工中,6成月薪不到41450元(包括加班費、分紅等),印證了這點。更別提如果不幸中年失業,想要找工作通常比年輕人更難。

戶籍內不能有父母等直系親屬,這條規定似乎假設大家的父母都是富爸爸富媽媽,所以如果你的父母另有房子,你就不能享有租屋補貼。但這個政府似乎搞不清楚,對於只有一棟房子的民眾而言房子不能當飯吃,一般勞工年老退休後,縱然有房子光靠老人年金仍未必足以過活,有時反而還需要子女給孝親費,而他們的房子可能只有8坪大,實在不夠讓單身子女繼續同住,那對於這種家庭的青年而言,他的開銷可能比其他人還大,卻反而無法獲得補貼,未盡公允。

婚育家庭則限新婚2年內或育有未成年子女(含胎兒)的家庭,但前者顯然也是假設只有年輕人收入比較低,忽略低薪現象已跨越年齡是多數受雇者的痛。

因為這樣東扣西扣,所以依照內政部官網公布的資料,預計全國單身者補助1萬2千戶,婚育家庭也1萬2千戶,算起來受益者全國大概5萬人左右,相較於2千3百多萬全體國人,才0.2%的比率,真的很低。統一發票中200元獎項的機率為0.3%,想獲得補貼?比發票中獎還難。

而且就算幸運得到補助了又如何?首先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如果屋主因此調整房租呢?而且有些房東為了避稅根本不申報房屋出租(反正我們政府又不課徵空屋稅,也不課徵具有實際效果的囤房稅),就算配合方案可以減稅,換算要被課的稅還是不划算,因此搞不好反過來調漲房租讓房客吸收房東的額外開銷。

再來,這個方案僅僅一年,一年過後呢?難道這有幸適用的2萬4千戶就通通變有錢不需要了?如果繼續補貼同一批人,那其他有需要的人怎麼辦?根本就是一個治標不治本的做法。

治本的做法是直接壓低房價和房租,方法包括地方政府調高屯房稅,乃至於中央政府修改《房屋稅條例》開徵空屋稅,並且加快多蓋公宅,讓更多民眾有機會抽到公宅。這些做法並不會損害到僅持有單一房屋且自住的民眾,因為縱使現有房屋價格稍降,如果未來有需要購屋換屋時新房子的價格也降低了,那購買起來並不會顯得更困難。可是我們的政府卻不願意擋建商與投資客的財路,不願意這樣做,放任多數民眾繼續飽受高房價、高房租、高房貸之苦,只搞一個幫到5萬人一年的方案就大肆宣傳,好像多數民眾都可以長期受益。

不能不說民進黨真的很懂宣傳很會選舉,2016年大選時,面對馬政府因應調降工時到單周40小時,打算砍勞工7天國假,蔡英文放話,民進黨若執政,沒有實質周休二日前,不會砍勞工7天國假,勞工現有的權益不會損失,結果民進黨當政推出可以加班的一例一休,導致至今仍有一成勞工一周只能放一天假,卻照樣砍掉7天國假,莫非在蔡英文眼中這一成的勞工不是人所以他們的現有的權益減損沒關係?

這次民進黨也如法炮製,反正也推出聽起來誘人的政策再說,至於最後能有多少人受益,是否貫徹,反正我當選了,不滿意、覺得被騙的人能拿民進黨怎樣?莫忘人民最後的武器公投,也被民進黨給實質廢除了。兩年才辦一次還不能綁全國性選舉的公投,到底要怎麼通過495萬張同意票的生效門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