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過11天水深火熱的艱辛罷工,6月29日長榮空服員罷工本已露出順利落幕的曙光,未料在簽署團體協約的最後協商時破局,罷工進入延長賽,長榮資方依舊堅持防線,不願在涉及管理的層面有絲毫退讓,無助的旅客權益依然遭到踐踏。

 29日的協商破局早有前兆。協商的兩造,勞方降低姿態,帶著善意前去,資方長榮高層帶著笑臉,但陪同協商人員則寸步不讓。令人不解的是,最後協商地點在桃園市政府,也有多位各級政府官員參與協商,但政府的協調功能未見發揮,竟瞬間破局。

 長榮空服員罷工4月即釋出訊息,工會依法逐步取得合法罷工權,凝聚會員向心力也有可觀的成績;對照資方的態度始終強硬,長榮航空董事長林寶水甚至發出告同仁書,表達維護資方管理權的堅定立場。勞資雙方的立場都能理解,居間協調的交通部、勞動部、桃園市政府的相關首長頻頻放話勸和,但立場卻屢遭質疑,政府態度並不中立,且顯然偏向資方,「乘客權益」顯然只是掛在嘴上,並沒有積極動作。

 團協簽訂前的最後協商破局更讓人匪夷所思。了解團協協商的人都知道,幾十次協商會議上確實是討價還價,勞方要求提高勞動條件一寸寸地累加,資方緊守管理權的分際幾乎是寸土不讓,就這樣逐步磨合;簽署團協前的最後協商會議應只是對協約文字作最後過濾,不涉及實質文字修正,但29日破局竟是起因於協約的實質內容,令人訝異。

 更可議的是,罷工啟動後的數次勞資協商,政府官員多有出席,好話說盡希望罷工及早落幕,但到了看來有希望達成協議的勞資最後協商,官員竟然露出狐狸尾巴,不再只是勸和,而是一面倒向資方,甚至代資方提出協商最終腹案,立場豈不偏頗了。

 官員最常掛在嘴上的話是「不能傷害旅客權益」。這次長榮航空罷工時間長,受影響的航班和旅客眾多,造成許多民眾不滿勞方挾持旅客,雖也不乏有人批評資方同樣挾持旅客權益當盾牌,但一路看政府相關部門的反應,超過18萬受影響旅客好像也被政府要脅了。好像官員只要罷工趕快落幕,至於勞工爭權益合理嗎?資方捍衛管理權是否又剝削勞工?都只是其次的考量。

 罷工只要依法,都應該予以保障,無須大驚小怪,讓勞、資雙方依法溝通,政府的角色必須堅守客觀、中立,維持爭議平台的順利運作,不介入勞資的任一方。台灣的勞動三法都已更新、翻修,勞資爭議的遊戲規則很明確,無須政府拉左打右。

 罷工什麼時候結束沒人敢預測,只期待之後的協商,勞資雙方除了捍衛自己權益,更應顧及公共利益。政府的角色除了中立,還是中立。(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罷工陷僵局!工會提「不懲處18罷飛空服」遭拒 (影片來源為Youtube,如遭刪除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