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郭姓空服員(見圖)日前放話要電爆罷工中途跳船的同事,同時也開玩笑要在機師餐加料。(中時報系資料照片 方濬哲攝)
放話對機長加料 擦臀空服道歉:是我說的 (影片來源為Youtube,如遭刪除請見諒)

同樣揚言飛機餐加料,為何長榮朱姓機師被火速開除,郭姓空服員卻先停飛、報案再調查?長榮航空的舉動令外界不解。勞權律師蔡瑞麟點出關鍵,參加罷工的工會幹部犯錯,資方考量較多,沒有工會法第35條保護,看熱鬧的人就不一定了。

同樣是職場霸凌言語威脅,也都有飛安的疑慮,長榮對於朱姓機師祭出重懲,在開完人評會後,予二大過免職,有媒體曝光朱姓機師在長榮警衛的注視下完成離職手續的畫面,唯朱姓機師有14天可提出申訴。

反觀已承認要電爆中跳船的空服員,也放話要在機師餐加料的郭姓空服員,長榮認為有飛安之虞,先將她停飛調職地勤,再向警方報案,透過司法釐清真相。

長榮對兩者處置不同,勞權律師蔡瑞麟在臉書上分析,因為工會法第35條的保護,參加罷工的工會幹部,即使犯了過錯,長榮即使想下令開除,也會考慮很多。除非這個工會幹部的行為太離譜。蔡瑞麟並說,但其他沒有工會法第35條保護、看熱鬧的人就不一定了。

工會法保障的範圍這麼廣嗎?有網友提出質疑,「電爆」這種霸凌行為也就算了,可是「加料」就是飛安問題了,工會法會大到連飛安問題都可以cover嗎?蔡瑞麟解釋並非如此。不過,法律的認定是司法的權限,當事人要評估風險,工會幹部的風險比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