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貞菱挑樑。公視提供
周厚安。
法比歐。
余竺儒飾演龜仔甪部落首領「巴耶林」。
查馬克・法拉屋樂飾演斯卡羅族群大頭目「卓杞篤」。
雷斌・金碌兒飾演斯卡羅族群二頭目「伊沙」。

金鐘導演曹瑞原繼《一把青》後,睽違3年半再推出旗艦歷史劇《傀儡花》,9日公布6位主要角色,温貞菱將與法比歐共譜愛情故事。《傀儡花》獲文化部前瞻預算及公視投資合約1.5億,總製作預算仍短缺4000萬,和碩聯合科技董事長童子賢當初資助9000萬讓曹瑞原拍完《一把青》,曹瑞原此次難再啟齒,「他(童子賢)已經對企業家拋磚引玉,我只有一輩子感激他,沒有兩輩子」,仍期企業界看待影視產業「愈是荒蕪要愈敢造夢」。

這齣歷史劇預計8月開鏡,雖然劇本、場景重建都相當困難,製作經費也還不足,即使前路困難重重,曹瑞原說他不會放棄,想讓台灣影視產業再度燃起信心,再往前推進。他語重心長地說,「拍攝《傀儡花》想喚回的是台灣美麗的靈魂,然而在勘景過程,我怕最後喚回的是一個面目猙獰的台灣。細想這幾10年,這美麗島嶼最不需要的就是政治人物;台灣除了意識型態,我希望這部戲能回到土地和人,凝聚一股清流」。他盼企業界以經濟能量看待影視產業,政府若不想救影視產業,那就好好想電競、VR產業,「現在追不上別人,至少要想5年後、10年後的事」。

《傀儡花》劇情改編自陳耀昌醫師同名原著小說,故事背景發生在1867年,美國商船「羅妹號」(Rover)在恆春半島南端外海發生船難,船員登岸求生,因誤闖原住民領地遭戫首,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奉命前往調查,而後與琅𤩝十八社大股頭卓杞篤(Tou-ke-tok)簽署和平盟約「南岬之盟」,其中原住民女孩「蝶妹」與西方領事李仙得的愛情故事將貫穿全劇。

金鐘獎女主角温貞菱出演《傀儡花》故事主人翁「蝶妹」,劇中她的背景是客家人與原住民混血,通曉多種語言,接觸到前來調查「羅妹號事件」的法裔美國領事李仙得,兩人因此發展出一段蒙昧不清的愛情故事。「蝶妹」在戲中需要講排灣語、英語、客家話、閩南話,温貞菱已開始進行語言課程,「我的爺爺是新竹的客家人,家裡以海陸腔對話,母親是菲律賓混血(菲律賓、西班牙、福建),從小與家人們因為語言隔閡,總有一種對自己身份認同的不確定感,而這樣的感受運用在「蝶妹」身上產生了強烈的連結」,這也是繼《一把青》後再次與曹導合作,令她相當期待。

法裔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一角由法籍藝人法比歐擔綱,這也是他首次挑大樑演出電視劇,法比歐表示,「這個故事非常特別也很有意義,在戲劇製作上具有極大挑戰,深入了解這個時代背景則是我最大的功課,為了更投入角色,已經買了描述這個角色背景的歷史書研讀。」他也提到相當欣賞曹瑞原導演看故事的角度,「當我在聆聽他講故事時覺得非常有吸引力,非常榮幸參與演出。」

二度與曹導合作的周厚安,演出英國洋行代理人「必麒麟」,周厚安認為,演出歷史劇就像出國旅遊,去一個語言不同的地方,不知不覺去習慣、去喜歡上一個差異,這不只是給觀眾,也是給演員一個學習的機會。「這個角色來自英國東中部,口音混雜了北方的特徵與南方的影響,這樣的腔調相對獨特,當前海內外的影視作品中還沒有角色可以參考,對我來說是一大挑戰」。

引發「羅妹號事件」的龜仔甪部落首領「巴耶林」由九天民俗技藝團的余竺儒挑戰演出。已有8年藝術表演經驗的他,對於跨足到自己完全不熟悉的領域進行演出感到相當興奮,他最大的挑戰是必須「赤腳」拍完整部戲,「現在每天安排30-40分鐘赤腳出去跑柏油路或水泥地」,此外也正加強排灣語訓練。

排灣族的查馬克・法拉屋樂及雷斌・金碌兒,分別飾演斯卡羅族群大股頭「卓杞篤」及二股頭「伊沙」,兩位演員都是由曹瑞原親自拜訪邀約演出。任教於屏東泰武國小,擔任「古謠傳唱隊」指導老師的查馬克表示,「導演的真誠打動了我」,在讀本過程中他也慢慢理解到,最大的挑戰與壓力是要與150年前的歷史與狀態對話,他期許透過這次的參與,建立不同的部落觀、文化觀與世界觀。

飾演二股頭「伊沙」的雷斌,是一名傑出的原住民現代藝術工作者,回想起曹瑞原導演到部落家裡拜訪的那天,自己是尷尬地時而端坐、時而盤坐,聽著導演講述著這場故事歷史脈絡,心中還在狐疑怎麼會是自己時,曹導語重心長的一席話,讓他感受到使命與責任,終於定下接演的決心,「期許能與導演共同完成這部歷史大作」。

談及選角,導演曹瑞原不諱言都是一時之選,要拍這樣的片子並不容易,接下來開拍才是挑戰的開始。曹瑞原曾表示,拍這部戲的初衷是希望能親睹福爾摩沙被描述為「婆娑之洋,美麗之島」的那個時代,「那個時代的台灣是一個蠻荒的島嶼,我們真的該感激,該惜福,因為,台灣真是好不容易才能走到今天。」《傀儡花》大部分場景集中在屏東拍攝,曹瑞原希望可以帶出台灣之美,讓年輕人知道,腳下是一片美麗的土地,這樣的使命感令他無懼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