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韻參加第16屆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比賽,獲得銅管樂組金獎。(截自火鍋視頻)
在第十六屆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比賽頒獎台上,曾韻(左)開心上台領獎。(取自新浪微博@郭育龍YULONG)

 大陸中央音樂學院管弦系二年級學生曾韻,日前順利拿下全球最高規格的音樂比賽之一、素有音樂界「奧運」之稱的第16屆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比賽的銅管樂組金獎,這是大陸音樂界在這項大賽獲得的首座樂器演奏類金獎,也是繼1994年大陸聲樂家袁晨野在第10屆拿到聲樂組金獎後,獲得的第2座金獎。

 老家在成都的曾韻,1999年12月出生,父親曾杰是四川交響樂團的法國號樂手,母親是川棉廠的工人。或許是遺傳自父親的音樂細胞,也可能是從出生就聽著父親在家裡練習或指導學生吹奏法國號,曾韻5歲就能吹響法國號,令人稱奇。

 曾與大師及樂團合作

 6歲起,曾韻就在父親指導下,開始學吹法國號,每天練習2至3小時,進步相當快,7歲就登上成都嬌子音樂廳演出。小學三年級,曾杰帶著曾韻到北京接受音樂鑑定,當時的中央音樂學院教授張誠心聽完曾韻的演奏,直言他有前途,要曾韻2年後、小學五年級時跳級考中央音樂學院附中。

 2011年,才11歲的曾韻即以術科第一名的優異成績考入中央音樂學院附中,離開父母,獨自前往北京住校、念書,曾入選中央音樂學院「拔尖創新人才培養計畫」,不僅獲得多項國際大獎肯定,還擔任大陸的中國少年交響樂團的首席法國號,並隨團出訪南韓、台灣等地,和許多職業銅管樂器演奏大師、樂團合作,2016年就在網路上舉行法國號直播大師課,被視為大陸難得一遇的法國號天才。

 人與樂器產生共鳴

 學習法國號13年,曾韻今年首次參加柴可夫斯基音樂大賽,與來自世界各地的46名優秀銅管演奏者進行兩輪同場競技,競爭與壓力讓平時喜歡睡懶覺的他,緊張到每天早上6點左右就自然醒了,決賽還緊張到忘了吃飯,結果上場時胃痛、體力不支,出現了一些小失誤,幸好沒有影響最後的成績。

 雖然被視為天才,但曾韻不諱言,自己也有失敗的時候,2013年念初三時,他舉行人生的首場獨奏音樂會,就在關鍵時刻體力不支,導致演出以失敗收場,讓他學到寶貴的一課,開始調整自己的體能。

 曾韻表示,家庭環境薰陶外,更多是法國號選擇了他,並在長期交流過程中形成一種默契:「我現在已經學習了13年,那麼從0到13這個過程,對我來說其實是非常美妙的。我覺得音樂是乾淨、整潔、有序的,我非常喜歡這種有序的感覺,它和我產生了很強的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