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川在大阪G20峰會達成共識,雙方恢復貿易談判,美國威脅對3千億美元中國製產品加徵關稅行動喊停,貿易戰暫時停火。

 這是從去年12月底阿根廷習川會後,因川普違反暫停增加關稅協議,讓中美進入了戰略報復與僵持的階段之後,在兩個大國不耐進行僵持的持久戰情況之下,川普願意做出讓步,顯然是考量到美國國家利益以及選舉考量的因素所做出的轉變。

 美國展現的彈性作為,同時也是警示台灣與美國戰略同步可能產生的風險,以及未來台灣扮演戰略角色的選擇,或許「塞子」般的調節功能值得進一步的關注。

 與美戰略同步有風險

 在國民黨國政願景發表會上,韓國瑜用「塞子」比喻台灣的角色定位,目的是擺脫棋子的宿命下場,韓國瑜對塞子的敘事,指出「一個人很疲憊,回家想泡一個熱水澡,水龍頭打開就像美國『啪啪啪』,浴缸就像中國大陸很大,可是他沒有『塞子』!他就沒辦法泡澡。」

 描述一出,執政黨政府便諷韓不知所云,這是理所當然的結果,因為一直將「美國戰略」等同於「台灣戰略」的民進黨,怎會思考外交戰略的變革。更糟糕的是執政黨忽略了台灣體量,還自認為是玩弄美中關係的棋手,其透過美國迴廊政治,影響參眾兩院對台政策立法,美國2017年起在國防財年法案添加入了台灣條款,但到了2019年的今天,卻只運籌到美艦應經常通過台灣海峽的要求。確實蔡政府做到了影響美國,但這也是美國順水推舟的結果。

 美國將台灣視為戰略「資源」,將台灣視為「工具」般的使用,就如同韓國瑜所說,美國對台政策工具像水龍頭般的「啪啪啪」的流出,不斷的釋放台灣這個資源,但關鍵的「一個中國政策」,仍停留在美國國會政客的話術之中,並未突破。台灣扮演不了棋手,只能眼睜睜的被當成棋子擺布。

 台灣的運氣不太好,中國大陸這個大浴缸,大到把台灣也包容進來,台灣與中國大陸是共處在這個浴缸之中,否則台灣怎能成為美國工具,去攪動中國大陸這個浴缸呢?受到美國對台政策投入,與民進黨忘了台灣主體所能承受的上限,透過國家安全的詮釋權,放大美國政策的功能,卻將在浴缸泡澡的台灣人民,不但不能舒舒服服泡澡,反而讓想泡澡的台灣人民面臨可能淹溺的危機。

 韓國瑜提出「塞子」譬喻,主張台灣應如「塞子」般的扮演調節功能的角色。這種角色與馬政府與蔡政府有何不同呢?馬政府的態度雖是和平戰略,強調「和中、友日、親美」的外交政策,及「不統、不獨、不武」與經濟為首的兩岸政策,並未凸顯台灣的角色與發揮功能,台灣在美中關係上的角色是消極的。如今蔡政府的態度是「仇中、附日、依美」及「排統、滑獨、備武」,美國成了台灣的晴雨表。

 美國成台灣的晴雨表

 「塞子」敘事,焦點在於「調節器」功能的凸顯,主體是台灣人民「安危與舒適」感受,這是擺脫台灣主體之後的爭論,是以意識形態來導引台灣與大陸關係,還是以「台灣安危與人民幸福」公利的眼光,周旋於美中戰略格局的選擇。台灣不作棋子,也不作棋手,積極扮演兩者之間的調節器為要務,讓台灣因適當戰略的角色,真正發揮台灣戰略地位的價值,這才是台灣在美中兩個大國之間求生存之道。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