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長住不住官邸,法令未明確限制。韓國瑜非捨官邸外住的第一人,他自掏腰包租房,不占公家便宜,卻遭罷韓團體羅織「不愛高雄,隨時落跑」莫須有罪名。無怪乎,韓笑稱,黑韓產業鏈股票都可以上市了,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出生新北市的雲林女婿韓國瑜,離開政壇17年,過去多在中北部生活、發展,對高雄極為陌生。直到去年到高雄打選戰,才悟出高雄人的辛酸苦楚,及南北資源極度不均的事實,也因此他多次承諾愛高雄的心不變,即便當上總統,也會分配時間在高雄辦公。

 韓愛高雄並非嘴上說說,他不入住官邸,不是「搞猜疑」,而是高雄已負債3300多億元,一分一毫公帑都必須花在刀口上,當省則省,寧可自己付租金在外租房,也不要動輒數萬元的官邸水電費開銷,保持初心「莫忘世上苦人多」。

 韓大可選擇爽住500多坪的官邸,不必擔心安危,但他自行承租房子,一方面也象徵永不脫離基層的心,能感受到最直接的民意;韓國瑜的生活日常也象徵市井小民的縮影,憑藉自己工作賺的錢,租在不大不小,尚稱舒適的環境,有何不對之處。

 然而,綠營什麼罪都能安插在韓身上,韓近日接受專訪就感慨黑韓勢力全面滲透,「黑韓產業鏈都快可以股票上市了」,但他的心必須定下來,才能專心拚市政。他也比喻說,自己吃燒餅,掉2個芝麻,就被說成他要放火燒店了。

 此說雖誇張,但也證明他這些日子來的無奈,現在連租屋也被說成入住豪宅,硬扯離高鐵近,可隨時離開高雄。試問綠營若真對事不對人,能否以同樣標準檢視檯面上任何總統候選人?還是只會出張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