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醫帶著健康檔案走在去村民家探訪的路上。(新華社資料照片)
鄉村醫生至老人家中為他做健康檢查。(新華社資料照片)
朱砂鎮36名村醫發布辭職信,並附上多個簽名和手印。(取自公眾號衛博興說醫改2)

 河南省開封市通許縣先後傳出朱砂鎮、大崗李鄉的64名村醫集體辭職,直指公共衛生經費撥款慢且不足,薪水延遲給付也沒有補貼,維持生活困難,但工作壓力卻越來越大,因而全體掛冠求去。通許縣官方進行調查,否認經費有問題,已責成相關單位撥款;大陸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重視此事,9日宣布介入調查。

 河南省通許縣大崗李鄉衛生院透露,該鄉2018年全年、2019年前6個月拖欠村醫的基本公共衛生經費,以及2019年的基本藥物和一般診療費補助款,均已於9日下午發放。2018年的基本公共衛生經費標準,是每位村民55元(人民幣,下同)的40%,即22元;2019年才漲到60元的40%,即24元。

 今年經費也還未發放

 大陸村醫的前身是1950年代的「赤腳醫生」,指一般未經正式醫療訓練、仍持農業戶口的農村醫療人員。這次的村醫請辭事件源自7月5日,公眾號「衛柏興說醫改2」爆料,指河南省開封市通許縣朱砂鎮的36名鄉村醫集體辭職,並附上一張《朱砂鎮全體鄉村醫生辭職報告》圖片佐證,《報告》日期為2019年6月28日,落款為「朱砂全體鄉醫」,並有36位村醫均親自簽名蓋指印。

 《辭職報告》先表達工作環境良善,行醫的學習經驗與知識寶貴,隨即話鋒一轉,表示大陸官方對基層醫療撥放的經費越來越多,但他們的上級層層苛扣,到他們手上的錢越來越少,薪水也沒有即時發放,導致生活無法自理,他們對自己的表現也不滿意,愧對醫院的照顧,因而辭職。

 「衛柏興說醫改2」在文中表示,朱砂鎮的村醫透露,2018年公共衛生經費撥到村醫手中時,每人平均收不到10元:「一般診療費,基藥補助,村衛生室年補貼都沒有。」而今年的公共衛生經費也還沒發放等。

 此事公諸於世後,通許縣人民政府7月6日通報,表示已約見相關當事人,對公眾號反映的問題調查核實,結論是全縣村醫都堅守崗位,積極工作。

 沒想到官方公布通報後,隨即有網友曝光大崗李鄉28位村醫也在6月29日簽名按指印的《辭職報告》,內容與朱砂鎮村醫的《辭職報告》相同,證明撥發經費不足,薪水遲發非單一個案。

 通許縣:村醫正常工作

 為此,通許縣官方8日再度發布關於事件的詳細通報,重申村醫仍正常工作,至於網傳「報新農合(新型農村合作醫療)要扣30%的報帳款,5%的保證金」、「基本藥物價格成倍加價」、「公共衛生服務工作年年加碼,村醫工作不堪重負」,以及《辭職報告》揭露的問題,均稱「反映情況不屬實」,否認到底。

 但通報中也強調,已責成財政、衛健、醫保等部門,7月20日前撥付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專案補助等資金。

 連續兩起村醫集體請辭事件已引起大陸官方重視,9日上午,大陸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在北京召開新聞發布會,衛健委發言人宋樹立強調對已要求河南衛健委立即調查核實情況,無論問題出在哪個環節都要調查清楚,立即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