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遭北檢起訴,棒協理事陳太正苦笑說,起訴讓他很訝異,之前都認錯了、沒有影響協會選舉、也未對任何人造成傷害,更無金錢的對價關係,實在沒必要浪費社會資源,如今北檢起訴,也只能再次誠實以對。

 網協祕書長劉中興說,司法調查只能尊重,其實早在調查局訊問時,他已經說明很多委屈了。

 「要收到起訴書才會知道內容」,羽協祕書長李侑龍說,他沒有太多想法,只有平常心看待,靜待案件發展。他說,他們當時為了響應體育署的呼籲,找來更多民眾參與,完全沒想過會有後續的麻煩。他們都有問過當時的體育署長,得知找人頭只是「預報名」,響應體育署指示不限名額的說法,所以做了「換票」動作,動機很簡單、沒有犯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