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準會為降息打開大門。法人表示,以歷史經驗來看,若聯準會下半年開始降息,「特別收益」資產有望受惠於公債殖利率走低,而獲取額外的資本利得。

目前市場普遍預期,聯準會2019年至少會降息2碼,若降息成真,將可期待「特別收益」資產的表現。以2001年聯準會展開降息循環為例,到2003年6月底止這段期間,美國經濟雖然陷入衰退、美股表現疲弱,然而當時並沒有發生金融風暴,故金融業占比較高的「特別收益」資產不但沒有重傷,反而受惠公債殖利率走低而大漲33.3%,繳出年化報酬率超過12%的優異表現。

柏瑞投信表示,即使聯準會沒有從7月開始降息,「特別收益」資產依然是當前不確定環境下的好選擇。因為市場上持續圍繞著中美貿易紛擾及對經濟增長前景的擔憂,加上全球央行態度都轉趨鴿派,這些都將壓抑公債殖利率不易大幅上行。

柏瑞投信指出,在特別股投資策略方面,買進美國保險公司或銀行發行標的,以固定轉浮動利率為主,預期下半年美國可能降息,十年期公債殖利率走升的可能性不高,因此將降低浮動利率特別股配置。此外,歐洲美元投資級債利差已逐漸反應經濟趨緩可能造成的降評風險及歐洲政治面的不確定性,低利環境下預期將吸引資金持續流入,將逢低買進成熟歐洲國家銀行所發行之應急可轉換債券,並以固定轉浮動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