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研究所副研究員吳明澤

 5月24日人行與銀保監會共同宣布接管包商銀行一年,此為自1998年6月海南發展銀行(簡稱海發行)被關閉以來,大陸第一家遭監管的商業銀行。同日,人行亦宣布成立存款保險基金公司,註冊資本額1000億人民幣。在宣布接管包商銀行同時成立存保基金公司,可能是人行與銀保監會為避免接管包商銀行引發民眾恐慌,造成連鎖效應而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並期以此解決愈來愈嚴重的銀行壞帳危機。

 大陸對間接金融依賴程度遠高於直接金融,而間接金融中最重要的即為商業銀行,即使在直接金融的債券市場中,銀行間交易市場交易規模亦占主導的地位。除此之外,過去的地方債資金來源亦多來自於商業銀行,更遑論近年來快速成長的家庭債務,主要亦集中在銀行業。

 然而,大陸的銀行業現今經營的狀況似乎不太理想,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持續上升,2019年第一季不良貸款率上升至1.8%,其中農商行與城商行甚至高達4.05%與1.88%,而且農商行與城商行因先天不良,其風險程度亦相對較高,除了包商銀行外,今年有十多家城商行或農商行至今都沒有發布過任何財報,是否會有第二家銀行被接管或被存保機構進行清算,值得特別關注。

 最後,美中貿易爭端亦使得大陸的經濟下行壓力擴大、企業經營狀況受到嚴重的考驗,一旦實體經濟受到衝擊,蔓延到金融體系,造成銀行不良貸款率提升,銀行為求自保,勢必緊縮信用,企業更難獲得周轉,恐加速企業的倒閉,因而造成連鎖效應。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6月5日的常務會議中提出,將引導金融機構將小微企業不良貸款率的容忍度,從不高於各項貸款不良率2個百分點放寬到3個百分點,亦印證美中貿易戰對大陸小微企業之衝擊相當大,然此舉亦將提高大陸銀行業的經營風險。

 雖然以大陸的政經體制,要形成全面性、大規模的系統性風險機會不大,但區域性、局部性的金融風險難以避免,即便不會造成金融危機,但內傷已無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