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5日解放軍出面在北京召開首屆中非和平安全論壇,非洲各國計有50國代表與會,其中更有15國由國防首長親自代表出席。該論壇係源於2018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召開中非合作論壇的開幕式上公開宣示:「設立中非和平安全論壇,為中非在和平安全領域加強交流提供平台;在共建『一帶一路』、社會治安、聯合國維和、打擊海盜、反恐等領域,推動實施50個安全援助項目。」

 本次會議係由大陸國防部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承辦,該單位亦為中央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在體制上係屬於一個機構兩個牌子,在位階上為中央軍委機關第一級職能部門。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論壇由該辦公室副主任宋延超少將致開幕詞,該單位主任慈國巍少將2018年12月底甫接新職,但在此重大活動中卻未現身,自然不免引起多方臆測其人事動向。

 儘管如此,本次和平安全論壇確實是顯現出中國大陸在非洲大陸之軍事外交雄心;多年來,中國大陸在非洲軍事外交係透過軍事交流、高層互訪、召訓學員、聯合演訓、軍品輸出、軍事援助以及維和行動等多管齊下,在非洲各國軍方各個階層建立極為綿密人際網路,成為北京經略非洲推動外交重要支柱。

 但是中國大陸秉持不干涉他國內政外交原則,極力避免走上西方殖民主義,以及帝國強權軍事干預錯誤路線,因此極為重視透過非洲聯盟等區域性組織進行軍事外交,諸如捐助非洲聯盟駐索馬利亞特派團執行作業,或是支持非洲聯盟建立常備軍武力,此種作法就是明顯例證。北京並且經常強調要尊重各方利益,避免陷入他國矛盾對立,甚至激化業已存在衝突與紛爭。

 嚴格說來,中國大陸在非洲並無任何殖民歷史遺緒,過去數10年來,都是透過身為開發中國家,發揮同理心思維來爭取非洲各國認同。非洲大陸眾多國家都是經濟有待開發,因此北京利用此種共同思維,確實是獲得相當不錯成果。

 但就軍事外交面向來說,要能發揮影響力,其實更要審慎拿捏,否則在他國軍事政變或是政權交替後,經常就會成為代罪羔羊。同時在他國衝突中,也很容易左右為難,變成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所以北京在召開和平安全論壇時,將基調與主題放在呼籲各國合作,應付諸如恐怖主義等共同威脅,其實是經過深思熟慮考量設計。

 解放軍依據政治指導,必須對非洲提供多個安全援助項目,如此態勢必然又會引起西方忌憚,負面評議隨之而來絕不令人意外。但北京與西方在非洲外交較勁,競逐外交影響力,最後何方勝出,仍由非洲各國本身觀感而定。(作者為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