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蘭克林坦伯頓 全球伊斯蘭債及中東北非固定收益團隊投資長莫海迪‧柯弗(Mohieddine (Dino) Kronfol)

 伊斯蘭債券,即符合伊斯蘭教律的固定收益資產,是一些投資人認為神秘或甚至複雜的產品。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發行人的加入,而且伊斯蘭債具備的低波動性、與其他資產低相關的特性,這塊資產興起的機會已難以被漠視。

 有別於傳統債券配發的是利息,伊斯蘭債券則是資產的利潤分享原則;然而與傳統債券相同的是,兩者都是在債券到期日之前,定期配發收益給債券持有人。因此發起機構或伊斯蘭債發行人透過不同的設計架構,規劃上游的現金流量,轉換成為可定期分配收益給下游投資人,讓債券投資人可以參與標的資產投資或買賣所衍生的利潤收益。

 伊斯蘭債券的種類多,依據標的資產特性不同而定,較常見的有如資產的售後租回、或是商品交易加計獲利並遞延支付的契約等。這些具不同的合約條款、風險分攤和支付安排,自可形成分散的投資組合。而且受到伊斯蘭教律規範,限縮融資槓桿或信用擴張的曝險。

 政府和伊斯蘭金融機構為全球伊斯蘭債券的主要發行人,對於推動這個市場發展具重要地位。穆迪信評預估,全球伊斯蘭主權債發行量可望於2020年再創新高,其中,馬來西亞、沙烏地阿拉伯和印尼等國未來兩年發債增加而提高於整個發行市場的份額。馬來西亞過去三年截至2018年的財政赤字有八成仰賴伊斯蘭債券發行的融通。

 整體的伊斯蘭債發行人持續擴增中,近幾年已見奈及利亞、巴基斯坦、香港、土耳其和印尼發行人增加。波灣國家特別是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的重要性高,這些國家有強烈意願想要發展經濟多元化,以及開發資本市場計畫。至於非洲,從埃及到奈及利亞,再到南非也躍躍欲試,因為想受惠於伊斯蘭金融市場成長的好處。

 此外,我們希望指數編製公司能夠納入非美元計價的伊斯蘭債指數,此有助於帶動資金流入。因此目前多數的伊斯蘭債券指數仍以美元計價債券為主,但這卻不足以代表整個市場。若未來能有新興國家當地貨幣計價伊斯蘭債券指數推出,可望更壯大伊斯蘭債市的投資吸引力。

 就需求面,伊斯蘭金融機構對伊斯蘭固定收益產品需求強勁,被認為是比傳統債券更為穩定的支撐。近幾年,非伊斯蘭教投資人的需求也上升,主要將伊斯蘭債券視為可分散投資組合的功能。

 伊斯蘭債券的設計架構較為複雜,有關於標準化和創新仍有改善空間。若能有一套環球適用的規則手冊,可詳細檢查伊斯蘭債券的設計並確認是否符合伊斯蘭教律規範,增進投資效率。我們基金集團即已發展內部的伊斯蘭債券規則手冊,以利投資組合經理團隊及投資人在因應有關伊斯蘭教律和治理問題有所遵從。有了更標準化的投資治理規範,可望增加全球傳統投資人對於伊斯蘭債的投資信心。

 (國際新聞中心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