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QR code 參與線上討論

 中美貿易戰火持續延燒,川普宣布自9月1日起,大陸輸美3千多億美元商品全面加徵10%關稅。這意味大陸出口美國所有產品將課以10%至25%不等的關稅,無一倖免。於此同時,日韓貿易戰也開始加溫。日本繼7月初加強管制對南韓的3項半導體原料出口後,再於上周通過新版《出口貿易管理令》,將南韓從貿易「白名單」移出。南韓隨之進行反制,同步將日本移除「白名單」,並向WTO提起申訴。雙方勢同水火的報復舉動,讓本已因中美貿易戰而處於風雨飄搖中的全球經濟,更加蒙上一層陰影。

 全球經貿情勢相當嚴峻,但這可能還不是最壞情況。金融市場恐慌情緒跟著觸發,道瓊單日盤中跌幅逼近千點,標普500與那斯達克也紛紛重挫3%,人民幣一日之間重貶將近2%,把堅守許久的重要關卡「7」給跌破,連帶引發新興市場貨幣大貶,資金外逃疑慮再度甚囂塵上。美股重挫加上人民幣大貶,讓川普極度不滿,痛批大陸操縱匯率,美國財政部立即將大陸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打算全面升級對大陸的貿易制裁,中美從貿易戰延伸至貨幣戰。市場擔憂國際經貿即將迎來一場腥風血雨。

 從全球金融商品價格走勢(隱含資金動向),可以嗅到這樣的味道。例如,德國30年公債殖利率出現有史以來的首次負利率、美債(不管長短天期)殖利率持續下探破底、黃金價格續創6年半來新高,都清楚顯示著全球資金正慢慢地往保值性資產前進。這也意味投資人對未來景氣的悲觀。

 面對搖搖欲墜的國際經貿局勢,身處經濟下行周期的北京備感壓力。畢竟在內部經濟問題未解之際,急轉直下的外部經貿情勢,只會讓政策變得更加左支右絀。即使諸多專家學者都認為,川普加徵的第4輪關稅,由於清單品項多為終端消費品,對美國消費市場與整體物價的衝擊,將更甚於前3輪,因此對美國經濟的傷害,可能才是這波關稅必須關注的焦點。即便如此,大陸政府也不能掉以輕心。因為當出口至美國的全部商品都被課徵10%至25%不等的關稅、甚至可能隨著被列入匯率操縱國,讓關稅及非關稅效果加劇時,不論是出口或投資,大陸對外競爭力流失速度勢必會隨之加快,而這對經濟帶來的將是難以承受之痛。

 過去大陸長期倚賴對美國的出口,來累積龐大的外匯資產,因而成為川普對大陸發動貿易戰的藉口。根據大陸海關統計,近年來大陸對美貿易順差占總順差比重雖有走低跡象,但相較於其他國家及地區,仍相對偏高。2018年大陸對美貿易順差占比高達92%,即使在中美貿易戰影響下,2019年上半年此比重也仍高達78%,顯見大陸仍舊相當依賴對美出口。要打破這個局面,選項沒有很多,不外就是加快分散出口結構並進行市場多元布局。

 北京當局也正朝這個方向在努力,但速度顯然不夠快。同樣是海關的統計數據,即使今年上半年東協已經取代美國,成為大陸第2大貿易夥伴。但若從出口結構來看,美國仍是大陸的第2大出口國,僅比首位的歐盟少了34億美元而已。對比第3的東協,更是多出349億美元。這清楚說明大陸對美國的出口依賴程度,並未隨著中美貿易戰,而有加速減弱的跡象。這也讓北京當局在應對美國關稅壓力與匯率操縱國指控時,顯得百口莫辯。

 今年上半年大陸消費總額逼近20兆人民幣大關,估計消費貢獻GDP比例已逾6成,隨著愈來愈多城市人口突破千萬,加上擁有上兆元GDP為後盾,大陸各地消費升級蓄勢待發。面對川普鋪天蓋地的攻勢,北京要加快引導經濟結構從外需轉內需,降低出口、提高消費投資與服務業市場對經濟成長的貢獻力道,這也是《旺報》社評多次的呼籲,堅持由內而外的供給側改革路徑。畢竟只有內需強大,才能真正做到經濟自主,而不須仰仗他人氣息。特別是在國際貿易保護主義氣味愈來愈加濃厚、自由貿易精神蕩然無存的當下,唯一可以信任、依靠的,也是自身強大的內需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