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川普總統升高對中國貿易戰的火力,周一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破1美元兌換人民幣7元的重大關卡,加上香港街頭出現罷工的混亂局面,造成全球股市與外匯市場大屠殺,全球股市全面重挫,金融市場遭遇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最嚴重的挑戰,原本起源於貿易手段的中美對峙,在針對科技產業進行封鎖戰後,如今已經擴大為金融戰爭,這其中又以人民幣匯率貶值跌破七的關卡,對亞洲各國的金融安定帶來巨大的心理威脅。

 人民幣匯率貶值跌破七的衝擊,除了是2009年7月至今長達十年未曾見過的新低價位之外,更重要的是「保七」是過去三年來人民銀行調控外匯市場的核心目標,人民幣在2015年至2016年曾經大幅度貶值,從6.1人民幣兌換1美元一路貶值,後來造成一波資金外逃,大陸外匯準備跌破3兆元大關的警訊,人民銀行因此在2016年底、2017年初連續強力護盤,確保匯率保七。2018年因為川普開啟貿易大戰,大陸境內的外匯市場再度挑戰保七的馬其諾防線,加上今年5月貿易談判觸礁,人民銀行都堅守七的防線,使得「保七」成為極為重要的心理關卡,甚至與貨幣的信心產生了一定的連結。

 但是,從5月底開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現任行長易綱就在不同的公開場合試圖化解市場對於「保七」的心理障礙,央行在外匯市場的操作也不斷強調市場供需為要的政策態度,因此,8月5日破七除了帶來心理衝擊之外,實質上人民幣的外匯交易量並沒有異常,人民銀行也在第一時間召開記者會,緩和市場對於破七的恐懼,隨後周二人民幣匯率就出現開低走高、反向升值的走勢,讓市場逐漸熟悉破七之後的常態交易。

 人民幣匯率溫和貶值,是對沖對美出口關稅上漲的利器,在中美貿易談判膠著,彼此沒有談判桌壓力的現狀下,川普雖然立刻祭出匯率操縱國的武器,實際上美方無法就人民幣匯率貶值繼續施壓,只要大陸儲備足夠的低價進口物資,就能取得時間與空間,使用貶值策略來延長對美談判的時程。

 相較於人民幣匯率的貶值,真正對於全球金融市場帶來陰影的,是香港的街頭暴亂,香港金融中心對於中國大陸與歐美國家都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實質上更是東西方金融往來最重要的窗口,正如同港澳辦舉行記者會、以及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多次呼籲,香港的穩定是最重要的目標,任何試圖藉由暴亂來衝擊現有制度的行為,都應該被制止。

 香港在九七回歸後受到基本法的保障,既有的法制制度未曾動搖,在中國改革開放的前30年,香港一直扮演大陸對外貿易的窗口,直到2007年被上海超越,到了2018年香港的貨運吞吐量已經跌到剩下上海的二分之一,香港作為自由貿易中心的地位逐漸淡去,但是香港繼續強化發展成為中國大陸最重要的境外金融中心、維持無可取代的關鍵性戰略地位。

 香港股市已經成為大陸企業最重要的海外上市市場,去年香港證券交易所新股上市集資金額高達3,000億港幣,超越紐約與倫敦,勇奪全世界上市集資冠軍,新上市企業幾乎都是中國大陸的國企與民企,中國鐵塔上市集資75億美元、小米集資54億美元、美團點評49億美元,更彰顯了香港協助中國企業發展,無須動用到國內資金,面向全球吸收國際資金的功能。

 不僅如此,香港聯繫匯率制度以百分之百外匯儲備保證,確保港幣與美元之間的自由兌換,再藉由滬港通、深港通等證券投資管道,外加大陸企業香港上市所取得的海外資金,以及傳統的貿易融資,人民幣借道港幣與美元的兌換,每年合計提供高達1兆2千億美元的交易活水,對大陸金融穩定與經濟發展提供了充分的養分。

 香港一國兩制是具高度智慧的設計,同時有利於中國大陸持續發展,以及西方世界參與大陸經濟成長,雙方都獲取高度利益的交易中心。所以,即使在中美貿易大戰遲遲未能獲得具體結論的現在,即使香港過去兩個月遊行抗議不斷,甚至不斷謠傳美國刻意製造動亂或人民解放軍進城鎮壓,實際上不論是以英美為首的西方國家,或者大陸北京的決策官員,都不可能以摧毀香港現狀作為國家戰略衝突的手段。

 港澳辦公室多次召開記者會都強調香港穩定的重要性,而川普也採取與北京政府同樣的論調,稱香港街頭衝突為「暴動」(Riot),即使是英國與美國鷹派官員,強調的也是維持香港的法治(Rule of Law),各國政府都沒有破壞香港的意圖。

 因此我們相信,即使中美貿易摩擦一時無法找到和解的鑰匙,雙方仍會有所節制,避免拿香港作為大國角力的籌碼,因為,不論是北京、華盛頓或是倫敦,都無法承受「失去香港」所帶來的衝擊,而香港動亂能否逐漸平息,更是觀察全球金融穩定最重要的風向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