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日前揚言,將取消中國大陸等國在世界貿易組織(WTO)中的開發中國家地位,此事件讓WTO開發中國家地位再次受到矚目。

 WTO有關開發中國家地位

 在經濟學上,對於國家發展的程度有已開發國家、開發中國家與未開發國家的分類。然對其並沒有明確的定義,不少國際組織或研究機構雖然有具體區分,但從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美國中央情報局等機構的標準觀之,各有其判斷指標,大致是以人均GDP、人力資產衡量標準、工業化程度、經濟脆弱度衡量標準(EVI)、服務業占GDP比例、自由化程度和生活品質等為衡量,惟至今仍沒有統一的標準。

 由於WTO會員國的經濟發展程度差別甚大,若用同一套標準,在落實相關規範時,將造成實踐的困難,因而特別針對發展程度較差的開發中會員和低度開發會員進行差別待遇,以取得較長的自由化調適期。

 根據周旭華教授的研究,WTO會在以下領域對開發中會員或低度開發會員提供優惠性的待遇及彈性的措施。 (1)有較長的緩衝時間(過渡期)完成WTO的協定及承諾;(2)更多的貿易機會;(3)受到WTO條款及所有會員保障其貿易利益;(4)獲得從事WTO工作、處理爭端、達到技術標準的協助;(5)專屬低度開發國家(LDCs)之相關條款。

 值得注意的是,WTO對於會員國的發展程度與前述機構各有其認定標準不同,而是採「自我認定」原則(self-selection),不對開發程度做定義。其他會員國若不認同該會員國的自我認定的身分,得對其提出異議。由於以自我認定決之,所以有部分被公認是經濟發展前段班的國家(如新加坡、南韓等),仍宣稱自己是開發中的國家。職是之故,美國與歐盟等WTO會員國不斷要求改革,檢討現有的自我認定原則。

 至於中國大陸縱然已是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僅次於美國。不過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的統計,2018年大陸的人均GDP僅有9,608美金,排名全球第69名,恐距離已開發國家還有一段距離。美國總統川普在此時,要求WTO取消WTO地位,不排除是政治性的談話,以對美中的貿易談判爭取更多的籌碼。

 更有甚者,開發中會員和低度開發會員縱然可以享有特殊與差別待遇,惟其特殊待遇僅在於加入WTO或是新談判時才能享受。當前以WTO為主的全球多邊談判架構進度緩慢,逐漸由單邊主義所取代,WTO各項談判紛紛受挫,也僅有意願參加的會員參與談判。即使中國大陸轉變為已開發國家,並不會發生溯及既往的效力,已經完成的協定之優惠待遇不受影響,WTO新回合談判遙遙無期,故實際的衝擊相當有限。

 台灣自願轉大人

 2018年9月14日我國於WTO的第四次貿易政策檢討會議上,我國政策性宣示「在WTO未來回合談判不要求開發中國家特殊及差別待遇」。比較奇怪的是,政府並不主動宣揚此一「政績」。而是美國時任駐WTO大使習達難(Dennis Shea)參與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研討會時提及,這件事才因而曝光。

 當許多開發中國家都想繼續保留此一資格,我國卻自行承諾未來將以WTO已開發國家參與未來回合談判,不再要求開發中國家的特殊及差別待遇。國發會的說法是: 「我國入會至今十餘年來,對於市場自由化、法規透明化、體制改革、國際接軌等方面的努力不遺餘力,紛紛取得良好的進展,經濟自由開放的程度已相當高無論是在總體經濟指標亦或是三大部門的各別產值而言,我國皆呈現穩定發展的趨勢。」並認為有助於我國爭取《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等區域協定。

 如前所述,WTO的已開發國家地位採自我認定原則,自行承諾為已開發國家影響也有限,自嗨沒問題。然政府卻硬要扯上與WTO無關的CPTPP,就值得我們關注了。不可否認,台灣近年來在相關領域的改革已經有所進步,然而相較於先進國家的市場自由化程度與法規明確性,都仍有相當的改進空間,投資自由化、貨品與服務貿易開放等方面都亟待改善。尤其是農業更是需要全面調整,始可能面對市場開放的劇烈衝擊。面對自由化與國際化主管機關與產業根本都沒有準備好,光是2014年幾乎多數條款對我方有利的《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都已經引發全台大抗爭,遑論是最高標準的自由貿易協定CPTPP,倘依照現行的制度,台灣恐將能以承受。

 我國宛如只是一個輕量級的拳擊手,卻要充場面跳級挑戰重量級的拳擊賽,一下場就會見真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