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陣營經常替國民黨參選人貼上「權貴」或「政二代」標籤,事實上,綠營內也不乏政二代,例如立委蘇巧慧父親是行政院長蘇貞昌、立委呂孫綾父親則是第1屆新北市議員呂子昌。政二代雖多,有人政途得意,但也有人像謝維洲,從此就淡出政壇。

 另以台北市議會為例,2014年除謝維洲外,還有前議員陳碧峰的女兒陳慈慧,即以政二代之姿順利當選市議員,2018年則有前議員李新兒子李柏毅、前議員厲耿桂芳的姪女耿葳等人當選。

 政二代政途發展兩極,有人能從議員順利轉戰立委,有人持續在立法院或市議會擔任民代,也有人就此淡出政壇。一位士林區資深里長分析,「沒有心機」是謝維洲最大優點,但也是最大缺點,具有赤子之心,但可能也是這樣才會被帶去「玩那個(運彩)」,深陷大染缸無法自拔;謝維洲個性並不適合從政,又需背負政二代的「原罪」,壓力可想而知,現在回歸平淡,對他來說也算是好事一樁。

 前台北縣議長許再恩是台北縣時代政壇上的重量級人物,在尋求連任第16屆台北縣議員時,以些微票數落選,許再恩希望兒子許正鴻繼承衣缽,在改制為新北市後,許正鴻代父出征參選並順利當選第1屆市議員,以28歲之姿成為最年輕的市議員,但因政治並非他的興趣,尤其無法適應政壇的「跑攤」文化,議會出席率也偏低,當完1屆市議員就選擇放棄連任。

 據悉,個性灑脫的許正鴻離開政治圈後,從事建設公司和投資相關工作,閒暇時就是陪家人,生活過得頗愜意。

 北市議員何志偉則坦言,政二代的標籤很難撕除,且有好有壞,有著家族的名號,雖然可能較快擁有知名度,但知名度能否與支持度畫上等號是個問號,而且也可能有選民會因為政二代身分更難接受你。何志偉認為,民意代表的重點還是候選人本身,應專注、努力,同時也要有強健的心理素質,才能在政壇生存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