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難終了,投資人該轉換標的投資了?(圖/達志影像)

大陸《經濟日報》8日報導,美方將中國列為所謂的「匯率操縱國」,單方面升級經貿摩擦的負面外溢影響已顯現。專家認為,美方任性妄為、大打匯率牌給全球埋下了更多的不確定因素,嚴重破壞了國際金融秩序,引發金融市場動蕩,損人不利己。

泰國央行、印度央行和新西蘭聯儲7日均宣佈降息,降息力度從25個基點至50個基點不等。這被市場認為是各國央行應對近期外部不確定性影響的主要措施之一。

「美方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向全球市場釋放了消極信號。」武漢大學經濟學博導、國家外管局國際收支司原司長管濤認為,這在短期內增加了市場的波動、加劇了市場的避險情緒。在經濟金融全球化的今天,這一做法最終只可能是雙輸。

觀察人民幣匯率「破7」的過程不難發現,人民幣匯率的走跌也是由於外部因素引發的。8月2日,在美國總統川普發推特稱將對剩餘的3000億美元來自中國的商品加徵10%的關稅後,人民幣匯率跌至6.9764,已經逼近7的關口。8月5日,週一離岸市場的擔憂情緒發酵,人民幣匯率在9點15分「破7」,隨後,9點30分,人民幣在岸市場開盤後,受到離岸市場影響,人民幣匯率也很快「破7」。

實際上,從2017年以來,美方激進的政策主張、反復無常的行事方式和頻繁進行的口頭干預成為影響國際金融市場的不確定性因素,顯著增加了國際金融市場的波動。管濤認為,2017年以來,美方經常以口頭干預的方式來影響美元指數走勢,到底誰在實施「匯率操縱」,顯然是不言自明。

近日人民幣匯率「破7」同樣是美方不負責任的口頭干預造成的,且並非首次。2018年9月7日,美方表示,除2000億美元外,將再對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消息發佈後,離岸人民幣匯率從6.84快速貶至6.87,在岸市場也在開盤後貶至6.86上方,較6.8389的中間價明顯貶值。管濤認為,在中美經貿摩擦背景下,美方關於雙邊經貿關係走向的言論直接加劇了人民幣匯率的波動。

近日,美方將中國列為所謂的「匯率操縱國」也使得國際金融市場的波動加大。在8月6日凌晨,美方將中國列為所謂的「匯率操縱國」後,美國股市跌幅放大,美國股市下跌約3%,盤後期貨市場更下跌了2%。隨後,亞洲股市集體大跌。

美國前財政部長、哈佛大學前校長勞倫斯·薩默斯在《華盛頓郵報》撰文稱,最近幾天,市場的反應拉響了警報,投資者湧向債券、黃金甚至比特幣等避險資產,拋出股票和企業貸款等風險較高的資產。從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目前經濟衰退的風險可能是最高的。

管濤認為,中美作為兩個大國,一旦經貿摩擦升級,對其他國家的外溢性影響不可避免。此次美國罔顧事實,將中國列為所謂的「匯率操縱國」,既不符合國際法也不符合其國內法,製造了新的不確定性,為全球金融市場的動蕩埋下了更多隱患。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美國表面上還是以「衛道者」的形象出現,提倡全球遵守國際規則。現在美國連自己國內規則都不顧,任性胡為,是對其國際聲譽的揮霍。

嘉盛集團首席中文分析師黃俊認為,結合歷史和美國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的特殊時點,我們有理由認為這只是美國壓制人民幣匯率的一個手段。美國通過「兩只手」遏制中國的出口,一是通過提高關稅,二是迫使人民幣升值,雙管齊下打擊中國產品的出口競爭力。而匯率手段也是對美國單一的關稅政策的補充,美國強力推行的增加關稅政策效果不佳。

還有專家指出,美方升級經貿摩擦的行為引發金融不穩定,將進一步加劇不確定性,傷及市場信心和投資,也不符合美國的利益。在經貿摩擦升級預期下,美國經濟增長前景已面臨壓力。最新數據顯示,7月美國非農部門新增就業崗位較前一個月有所減少;7月美國非製造業景氣指數為53.7,低於市場預期的55.5和6月的55.1;8月份美國貿易逆差進一步擴大至6個月來的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