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姓阿兵哥自戕案,李父與李母在殯儀館外守候兒子解剖結果,兩人不禁淚流滿面。(程炳璋翻攝)
李男解剖,軍中同袍到場關心家屬。(程炳璋翻攝)

陸軍大內新兵訓練營區7日發生23歲李姓士兵站哨時輕生,遺體8日解剖釐清死因,李父偕妻子現場聆聽檢察官與法醫說明,他們提出軍中長官未發現兒子整個7月都未寫莒光日記,質疑案情不單純,部隊長官解釋是部隊輔導長7月車禍重傷住院,才未發現李男的空白日記。

 陸軍大內營區7日發生站哨阿兵哥自戕案件,23歲李姓阿兵哥過世,遺體8日解剖,家屬到場聽取法醫說明,正值父親節,到場的李父在一旁沉默落淚,無法言語,只剩李母與李家姐姐泣訴兒子在軍中已連續4周未交莒光日記,長官卻都沒發現,質疑整起案件另有隱情。

 李姓家屬形容,李男個性內向,還沒交女友,平時乖巧、孝順,因為想從軍減輕父母經濟負擔,崑山科大畢業後,先服義務役,再投入志願役當職業軍人,打算先當兵存錢,4年後退伍,再進職場賺錢。

 李男放假回家陪伴父母,在家看戲劇,玩手機遊戲,6日他要收假回家,家人提醒他要返營,卻聽他默默說著不想回部隊,但家人一時不以為意,以為他只是一時的壓力,沒想到隔天就傳出噩耗。

 李男部隊長官解釋,部隊的輔導長7月發生嚴重車禍住院,才未察覺李男的日記空白,內部已清查並無不當管教情事,對部隊同僚沒能及時察覺李男輕生念頭感到遺憾,將協助家屬處理善後撫恤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