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公民陣線反對簽定兩岸和平協議,呼籲各黨總統參選人明確拒絕。民進黨曾批判簽署兩岸和平協議是投降協議、陷入「一國兩制」陷阱。國民黨曾在政綱中主張兩岸和平願景,吳敦義主席主張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然而也提及這必須執政以後政府授權、國會同意及人民支持始為之。由於政治力操作,兩岸和平協議存在高度爭論,這次總統大選會不會形成話題,令人關注。

 其實,政黨主張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為其政治訴求,此為民主政治賦予政黨之責任。政黨居於國家安全與兩岸和平發展有和平協議倡議,當屬合理與適當政策行為,政黨及其領袖應考慮規避風險,避免陷入大陸武統軍事嚇阻。台灣公民陣線在國民黨全代會場外集會,呼籲2020總統及立法委員參選人要明確拒絕和平協議。問題是台灣社會真不需要和平協議嗎?若不要和平協議還能維持穩定發展嗎?這是糖衣包裹毒藥嗎?作為執政黨若無有效治理兩岸關係能力,將無法保障民眾擁有免於恐懼之自由權利。

 平心而論,主張和平協議並非等同主張「一國兩制」。國民黨雖主張簽署和平協議,但反對「一國兩制」,且言明只有在執政後取得國會同意、監督及人民支持始為之,作為反對黨此主張並未逾越授權。獨派批評,簽署兩岸和平協議,那就是一個中國,就是一國兩制,台灣就會從一國兩制的香港,變成新疆,變成西藏。這根本就是無的放矢。

 依據甫通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正案,兩岸政治協議,需經立法院雙審議和人民公投,程序較「修憲」為嚴。這種政治協議包括結束敵對狀態、建構和平發展架構、建立軍事互信機制等。即使政黨取得執政,若要簽署和平協議仍需經過比修憲更複雜程序。

 通過和平協議公投門檻比照修憲門檻,且事前事後國會審議,此嚴格民主程序難道無法印證國民主權嗎?果真和平協議是一部投降協議與統一協議,是否在立法上就應直接排除呢?民進黨政府怎麼會又要架構國會雙同意及公投決定程序呢?顯然,若以嚴格民主程序及公投方式同意之,獨派「標籤化」和平協議導致「一國兩制」或投降協議,豈非是邏輯錯亂。

 其實,兩岸和平協議比修憲還難的高門檻,只是以法律明定,只要立院多數再修法還是可以調降,嚴格來說,和平協議並未被判死刑,還是有討論和通過的空間。總統大選選戰其實已經開打,但和平協議好像被冰在冷凍庫,再也沒人主張推動。

 然而,以目前兩岸形勢和台灣處境,尋求兩岸和平協議的公民共識,才是當務之急及台灣希望所在。(作者為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