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產生的裂痕一直無法化解,近日更因柯文哲組建台灣民眾黨,企圖建構「柯郭王聯盟」,因而出現致命的分裂危機。總統候選人韓國瑜以最大誠意尋求化解嫌隙,卻始終不得要領,不得不公開呼籲黨主席吳敦義出面整合,吳主席也多方設法聯繫與溝通郭、王兩人,但至今無法突破障礙,以致無法消弭裂解危機。

 國民黨裂解危機的根源,來自初選遊戲規則未獲郭、王兩人認同,王為此而不參加初選,郭則不簽署公約,兩人都在為初選後獨立參選保留空間。初選過後,兩人果然拒不接受協調,甚至避不見面,反而與柯文哲會面密謀合夥計策。在這過程中,韓國瑜雖放軟身段,但他是郭、王怪罪的當事人,所以無功而退;至於吳主席,整合行動確實起步較晚,目前正在使出渾身解數之力,包括請出前主席連戰、馬英九等人協助,甚至拜訪張忠謀,請他勸說郭台銘。遺憾的是,郭台銘並無軟化跡象,王金平則冷言冷語,一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幸災樂禍模樣。

 郭台銘和王金平若脫黨參選,正當性不足,但一旦和柯文哲結合,3人合力解構台灣二元對立的政黨生態結構,不僅能夠說服眾多不滿兩大政黨以及長年藍綠惡鬥的民眾,所能匯聚的力量也十分可貴,足可和兩大政黨提名的候選人一搏。

 據調查,郭、柯、王結盟的討論聲量在近期內飆升達3倍,更有媒體民調指出,民眾黨支持者6成挺郭台銘脫黨選總統。他們結盟的態勢,從郭台銘祝賀民眾黨成立的賀詞以「台銘」2字藏頭,王金平則以「金平」2字藏尾的巧思和默契,可以看出端倪,更透露三方私下的緊密聯繫與溝通。

 情勢發展至此,吳敦義難辭其咎,他沒有在初選結束後積極協調各方,才會釀成郭、柯、王合作局面,徒然增加整合難度。對於藍營基層對吳敦義的整合能耐存疑之際,王金平受訪時還一度反問,「現在才擔心是不是有點慢了?」情勢的嚴峻程度可見一斑。當然,吳敦義也不是毫無作為,他6日在臉書PO出討拍文表示,為了國民黨能夠重返執政,為了不公不義能撥亂反正,即使赴湯蹈火,「我也無怨無悔」。話雖如此,但身為黨主席,只有忍辱負重,任勞任怨任謗達成目標,否則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吳主席背負「整合不利」罪名,為了雪恥,當然必須加把勁去化解黨的裂解危機,如果實在無能化解,則基於勝選考量,當務之急是採取整合黨部與總統候選人的非常手段。因為當下國民黨的整合問題,不僅是郭台銘及王金平兩位重量級要角可能出走,而與民眾黨合作參選,另一個整合的問題是中央黨部和韓國瑜的競選總部兩個系統各行其是,既不協調,力量也未能匯集。

 整合兩個系統的最有效做法,無非是領導權合一,一個做法是吳敦義慎重考慮辭去黨主席,由黨代表推舉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為黨主席;或至少請假,同時任命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為第一副主席,在大選期間由他代理黨主席。黨權與競選調度指揮權合一後,才能有效整合黨部與競選總部,成為一個事權統一的戰鬥部隊。

 整合兩個系統的另一個必要性原因,是國民黨黨部和韓國瑜競選總部都殘弱不堪,人才、經費和鬥志都欠缺,個別都無戰力可言,加上黨部在台北,總部在高雄,聯繫不便,使協調更加困難。如果兩個系統合而為一,不僅指揮調度的事權完全統一,更可使黨部的階段性任務完全聚焦於選戰,一方面統籌總統大選,另一方面將總統大選和立法委員選舉緊密結合,相互奧援,有效發揮母雞與小雞統合作戰的戰力。

 國民黨及韓國瑜一方面須面對郭、柯、王可能合作造成的掣肘,另一方面還面對民進黨及蔡英文兵強馬壯的強勁競爭,而以目前中央黨部的積弱不振,韓國瑜競選總部的欲振乏力,要跟兩個勁敵兩面作戰,根本是力有未逮。除非兩個系統完全整合,將有限的人力、資源發揮到極致,否則無以抗擊對手。

 當下緊迫的兩大整合要務,一是挽回郭台銘和王金平的出走意向,這必須動員一切可以動員的人脈與力量,以柔軟身段克盡其功;另一個是結合兩大系統,以提升戰力,這必須去除本位思考,以勝選為唯一考量。唯有整合,國民黨才能創造勝利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