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1周世界各地都傳出動盪不安的消息:美國發生兩起大規模的槍殺無辜百姓事件,香港反送中運動變成不間斷的暴力事件,美俄廢除《中程導彈條約》,川普升級美中貿易戰規模等。這些事件的發生有各自的原因,但整體來看卻顯示了世界正步向大動盪、大衝突。為什麼1991年蘇聯及東歐共產政權崩塌以後世界動盪加劇,人民生活普遍惡化,各地的領導者,特別是做為全球唯一超強的美國必須深刻檢討。

 近年來美國槍擊無辜平民的案件層出不窮,如果簡單歸咎於槍枝管制問題或白人種族主義、精神病患等,而不就美國政策所造成的內部撕裂問題做深刻檢討,類似悲劇只會加速發生。德州埃爾帕索槍擊案嫌疑人作案前在網路上的一篇「檄文」〈難以忽視的真相〉,顯示出他不是一個瘋狂、沒思想的人,而是對美式民主絕望,他說「美國正在從內到外腐爛,而和平手段阻止這一切幾乎是不可能的。」

 目前威脅世界穩定的最大因素之一就是伊斯蘭激進的原教旨分子,然而當一波波的年輕人炸彈裹身犧牲時,我們必須反思是什麼造成他們對美國的仇恨?美國必須檢討從1980年代以來的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伊朗政策所造成的惡果,至今仍危害著當地人民和美國人民的利益。

 最近香港反《逃犯條例》事件的變質惡化和台灣內部議論是否要成為美國反中的棋子,都顯示西方頑固勢力正企圖轉化兩地因經濟成長減速、社會財富分配不公的內部矛盾,成為「西方普世價值路線」和「中國制度和路線」的矛盾。然而,港、台人民必須了解美式民主已經變質,成為少數金融寡頭謀福利的工具,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民醒悟,希望改革來挽救美國這個偉大的國家。

 我是美國憲法標示的民主制度的擁護者,美國的憲法序言中對美國的立國原則做了最好的敘述:建立聯邦的基本目的是為了促進國民和其後代的普遍福利並確保自由的福佑。然而,經過40多年我終於醒悟,美國今天的制度已成了為金融寡頭和他們所建立的綿密、以軍隊─國防工業複合體為代表的利益集團服務,而這是不可持續的!

 今天世界面臨結構性和思想性的危機,而和平解決危機需要美、中建設性的合作。美國的建設性壓力可以促進中國的進步,同樣,中國的壓力可以幫助美國民主擺脫金融寡頭的控制,回歸憲法精神。對於港、台而言,任何企圖破壞美、中合作的想法和做法將陷兩地人民於萬劫不復之境地!(作者為中美論譠社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