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成長放緩、通膨下降和聯準會採鴿派立場下,亞太區各國央行2019年初開始調降政策利率。瑞銀預期尚未降息的國家,即新加坡和泰國,將在未來幾個月內跟進。

 鑑於整體亞太地區皆處於寬鬆週期,預期印度、印尼和菲律賓的降息幅度將最為明顯,可能高達75個基點,也因這些國家存在經常帳赤字,市場擔心這些國家貨幣在降息時是否能保持其韌性。

 瑞銀分析這些國家貨幣在過往寬鬆週期中表現,結論是只要經常帳赤字獲控制且美國利率保持在溫和水準,就不會因降息而變得不穩定,而我們看法建立在三個主要觀察上。

 觀察一:當地利率調降不見得會造成貨幣走弱

 印尼盾、印度盧比和菲律賓披索在過去降息期間維持相當穩定的水準,在過去升息期間反而呈走貶。這種模式與成熟市場貨幣隨著央行升息而走強、降息而走弱大相逕庭。

 因這些新興市場貨幣依靠資本流入為其經常帳赤字提供資金。當金融市場波動造成資本流入消退時,這些國家的央行傾向提高國內利率以吸引資本流入並幫助其貨幣維持穩定,甚至願意為此犧牲短期經濟成長動能。反之亦然,當資本流入維持穩健且貨幣表現穩定時,這些國家的央行則用降息空間來維持成長動能。

 關注經常帳動態

 觀察二:經常帳的動態情形比當地政策利率變化更重要

 貨幣表現與經濟的經常帳動態更為相關,但這並不意味政策利率變化不重要。政策利率變化對經常帳動態會產生滯後影響,過度積極降息可能會造成中期經常帳餘額惡化。只要經常帳動態沒有顯著惡化,我們認為貨幣的穩定性應不會受影響。

 觀察三:美國的殖利率變動比當地的政策利率變化更為重要

 從歷史來看,印尼盾、印度盧比和菲律賓披索急貶時期都伴隨著美國利率上升,特別是10年期美國公債殖利率。其與新興貨幣表現呈負相關,原因是美國殖利率上升會吸引資金遠離這些新興市場。有鑑於此,只要美國利率保持穩定且聯準會保持溫和基調,預計亞洲高收益貨幣將在未來6至12個月內吸引足夠的需求以維持穩定,或甚至小幅升值。

 總而言之,即使這些國家的央行未來幾季降息,我們預期印尼盾、印度盧比和菲律賓披索在中期內將保持穩定。從歷史來看,影響這些貨幣匯率的主要因素為經常帳趨勢和美國利率變動,而不是當地政策利率變化。我們相對於菲律賓披索看好印尼盾和印度盧比,因為預計這兩種貨幣會因息率相對較高而吸引更強勁的需求。

 上修印尼盾等報酬預期

 瑞銀本月對亞太區外匯預測做一些調整,上修對較高收益的印尼盾和印度盧比的報酬預期。全球央行立場溫和(尤其聯準會和歐洲央行)的背景下,預計亞洲的高息貨幣將因尋求收益的資本流動而受益。雖說如此,這些貨幣的上漲空間,可能會因這些國家內部寬鬆貨幣政策導致經常帳赤字的微幅惡化而被限制。未來12個月內,我們預計馬來西亞央行將降息25個基點,印尼、印度和菲律賓央行則將降息75個基點。鑑於聯準會同步降息,這些國家央行的降息措施應不會影響這些貨幣的穩定性。

 在東南亞方面,瑞銀下調對新幣報酬預期,並上修對泰銖和馬來西亞令吉的報酬預期。目前預計新加坡將在10月份政策會議上將新幣名目有效匯率(NEER)的升值幅度從原預計的1%調降至0.5%。近幾個月,新加坡出口和GDP成長數據顯著令人失望,因此該國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實屬合理。泰國央行最近宣布遏制泰銖升值的措施,因其認為該貨幣的漲幅已經與經濟基本面不符。然而,在鴿派的聯準會立場和美元全面疲軟表現下,我們下修美元兌泰銖匯率的上檔空間。

 在北亞貨幣中,我們維持人民幣的預測大致不變,並下修對韓元的報酬預期。由在日韓貿易緊張局勢方興未艾之下,下修韓元反彈潛力。此情況將會持續多久仍難以判斷,但這種緊張局勢可能會刺激韓國央行採溫和立場,進而限制韓元的上檔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