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6日,內蒙古消防總隊隊員向包頭市小學生展示消防器材。(新華社)
6月1日,河北定州文廟展開研學活動,孩子透過硃砂啟智、開筆學字等環節感受傳統文化。(新華社)

 2016年底,大陸教育部、公安部等11部門聯合發布《關於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意見》,明確提出將研學旅行「納入中小學教育教學計畫」。兩年多以來日漸火熱,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行業內競爭趨於白熱化,相比於2016年,市場體量及加入戰局的「玩家」急劇增長。研學旅行火爆的背後,也出現了價格虛高、遊而不學、師資缺乏等問題。

 《意見》中規定,研學旅行可由學校自行組織,也可委託具備資質的機構進行。政策鼓勵之下,除了學校自己組織研學,不少企業或機構也對這一新興市場趨之若鶩。

 中國營地教育聯盟理事長王學輝近日在一次行業會議上稱,近幾年來的行業變化,可用「兩倍市場、四倍玩家」形容。其他行業認為這是一塊「肥肉」,紛紛加入戰局,比如部分旅行社、培訓機構、留學機構等。

 陸媒報導,重慶一家研學機構工作人員近日稱,今年暑期研學市場火爆,該機構接單量為「史上最大」。

 遊而不學 價格虛高

 在學期期間,該機構為有需求的中小學校提供研學基地或線路,而在寒暑假,客戶則主要是焦慮的家長。據其介紹,今年暑期市場火爆,給孩子報名參加研學的家長頗多。

 有家長稱,其孩子暑期跟著研學團隊去了北大,回來後「變化頗大」。本來孩子成績一般,但新學期開始後學習「有了計畫」。希望孩子能多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新華社日前曾報導,研學旅行目前存在著價格虛高、名不副實、遊多學少等問題。而一些研學旅行承辦機構甚至不具備資質,有的旅行社通過「中間人」打通關係與學校合作。學校是各方爭搶的資源。

 青島一位校長指出,學校開展研學之初,此類機構稀少,而現在「滿世界都來掙這份錢」,行業內問題頗多。最大的問題是不少機構課程實施能力很差,組織的研學基本上是遊而不學,落不到課程上去。

 研學機構 良莠不齊

 部分機構不是以教育目的而設計課程、路線和活動,而只是景點等資源的簡單堆砌。有的研學機構就是旅行社幹不下去了轉行而來。

 很多遊學案層層分包,代理機構尋找的老師也是臨時組隊,這些遊學機構的老師、領隊的資質無從審查,有些甚至是沒有經驗的從業人員。他擔心,如果持續這樣,研學市場會做成旅遊市場,家長不再願意埋單,最終做死這個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