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14歲,在幼兒園大班時跟著爸爸到大陸,進了大陸當地小學,畢業後念了當地中學。

 對我而言,早已熟悉大陸的教育制度,雖然大陸的升學競爭很激烈,從爸媽的口中,我知道跟早期台灣的填鴨教育很像,但是我身處其中,加上沒有接受過台灣的小學及中學教育,因此無從比較;今年一月因為爸爸結束了在大陸的工作,全家搬回台灣,這兩個月我感受到了很多文化上的衝擊,每天都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有許多有趣新奇的體驗及心得,且聽我娓娓道來。

 從小在大陸求學

 我是台灣人。沒錯,可是對我來講,從小學開始就在大陸求學,「台灣」這個名詞對我而言其實並不深刻,只意味著我可以有台胞證,在中考(考高中的聯考)加分,每年寒暑假都要跟著爸媽回台灣短暫探親,如此罷了,我的根早已扎根在大陸,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回台灣開學後,我拿到了國中二年級的課本,教材編得很活潑,很多小漫畫,活潑得令人覺得不可思議。而學校裡的風氣更令我訝異,我念的是北部某所公立學校,我的女同學們很會打扮自己,她們喜歡披頭散髮,有的甚至染髮,這跟我在大陸念的初中不一樣,大陸班上的女同學都把頭髮盤起來,因為學校規定女同學要綁馬尾,也不可以染髮或燙髮,所以剛開學時我就開了眼界!

 我目前就讀的台灣公立學校剛建好幾年,裡面有合作社,有好多好吃的東西,下課的十五分鐘裡,大家就呼朋引伴去合作社買好吃的東西。另外還有一個熟食部,那裡賣熱食、早餐等,都很好吃的,不像我之前在大陸的學校,沒有販賣部,只好自己偷偷帶點心到學校吃。

 台灣的營養午餐很好吃,午餐是在教室內吃,可以隨意找任何同學一起吃飯聊天,還有音樂可以聽。以前在大陸的學校,學校的午餐及晚餐都很難吃,我常常沒有胃口,飲食很不規律,常常不吃午餐或晚餐;現在,我午餐一定會吃,而且在午餐晚餐之間,我幾乎不會吃其他零食,儘管學校有賣很多樣式的點心零食,我卻不想吃了,我現在瘦了好多。

 現在的學校有一個兩層樓高的圖書館,空間很大,還有舒適的沙發,藏書也蠻多的,每個學生都有借書卡,一些小書蟲常常一下課就到圖書館借書看書,充分利用學校的資源。

 教學氣氛截然不同

 大陸的學校設施沒有台灣新,我念的學校也沒有圖書館,但是老師們都比較資深,要求也比較嚴格,每天都出很多作業,特別是考試之前,不斷的進行小考,要把同學們的成績拉高;另外每次考試都會依據考試總成績來進行年級的排名,成績好的同學們安排在第一考場,成績差的同學們安排在第六考場(全年級有六個班)。所以每次考試完畢後公布成績時,大家都很緊張,深怕被別人超越,或是退步被排到後面的考場。台灣的老師也比較年輕,有很多同學們對念書興趣不高,所以老師教課時,還要找話題跟同學們聊天,設法引起同學們的興趣。

 兩岸的教學氣氛截然不同,一邊是激烈的競爭拚搏,一邊是輕鬆的循循善誘,我剛開始很不習慣,覺得上課是浪費時間,不僅如此,下課時間,教室裡幾乎沒有人,好像只有我一個人留下來。男孩子們一下課就去打籃球,下課鈴一響就要衝出去,因為有很多班,籃框有限,必須要去占位置;女孩子們則相約出去逛逛,吃吃東西,聊聊天,絕對沒有人像我這樣,一下課,抱著英語詞典,或是國文的題目猛讀,因為在大陸養成了習慣,一下子還改不過來。

 台灣的同學們很友好,對我很善良,老師們上課時,有時候一開心就會開始講閩南語,我的同學會很熱心的幫我翻譯,但大多時候,我會舉手,和老師表示,我聽不懂他在講什麼,老師會耐心的用國語解釋給我聽,我也逐漸學會了一些常用的閩南語,慢慢的聽懂了老師及同學們的對話。

 是自由還是放縱

 在台灣上課可以吃東西,這也是一個很不可思議的現象,開學第一天我就和我旁邊的女孩子成了好朋友,上午第一節課,她舉手,問老師可不可以吃早餐?我正替她擔心,沒想到老師居然允許了,我的眼睛瞪得很大,還以為老師聽錯了?後來我才發現:不僅是早餐,只要你事先經過老師同意,你甚至可以吃零食。這在大陸的學校,絕對不可能發生!

 大陸的老師們具有很高的權威,連家長們對老師的要求都是言聽計從,沒有人敢跟老師討價還價,但是台灣的同學們卻常常不聽老師的要求,甚至聊天、說笑話、睡覺等,老師也莫可奈何,這是自由還是放縱呢?

 上課時同學可以舉手發表自己想發表的任何意見,任何問題可以大膽的發問,有些同學甚至明目張膽的扯到一些和課堂無關的東西,老師也不會生氣不會禁止,這一點跟大陸不同,大陸的老師在講課時,同學們都很安靜,老師問有沒有人可以回答這一題時,更是沒有人舉手,每個人都低頭,怕被老師點名。

 台灣有很多同學根本不知道問題是什麼就舉手,然後問老師:「你可以再把題目講一遍嗎?」有些人被老師叫起來,會很認真的說:「對不起我不會。」老師跟學生真的達到「亦師亦友」的境界。

 但有的時候我會焦慮,我不喜歡老師和同學們講太多無聊的東西,沒有把心思焦點放在應有的課堂內容上,我常常會懷念以前大陸老師的教學效率和質量。而我的加入,對同學們而言,可以算是異類吧?我的到來給這一群同學和年輕的老師們注入新鮮的血液。

 被說認真的不正常

 我才來幾天,就有同學在臉書的班級群組上發言,說我認真的不正常,其實我也沒有多認真,就是保持自己以前的學習習慣而已,以前我只要在學校上課時認真聽課就好了,放學後不必再刻意複習,但是在台灣,我發現行不通,我上數學課、英語課不能像以前一樣,認真聽就了事,因為教的東西太簡單了,全部都學過。

 台灣的數學課堂作業是要寫習作,我就把整本習作,將近100頁,在五天內寫完,給數學老師進行批改,以後上課,就開始自學國三的二次函數和相似形,數學老師對我很有信心,他給了我好多題目。至於英語,我一邊寫會考題,一邊準備全民英檢。國文考卷居然全都是選擇,考試類型比大陸單純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