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中央銀行金庫的外匯儲備和流動性少,是造成阿根廷經濟周而復始處在「逃債」懸崖邊緣,政府向借錢的投資人做出的財務承諾屢次破裂的主因。

自8月11日阿根廷總統大選進行預選,反對黨候選人艾柏托(Alberto Fernandez)得票率大幅領先尋求連任的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以來,阿根廷經濟不穩的情況益加惡化,直接反映在消費者身上。

艾柏托是前總統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挑選出來的總統候選人,費南德茲則擔任艾柏托的副手。

根據阿根廷選舉規則,在第1輪投票中,如果得票最多的正副總統候選人組合獲得40%的有效票,而且比排名第2的組合多10個百分點;又或者只要獲得45%再加1票,就能夠決定總統大選結果,不需要再進行第2輪投票。

預選結果顯示,如果沒有出現變化,艾柏托和費南德茲很可能在10月27日總統選舉第1輪投票即當選正副總統。這也意味2003年至2015年治理阿根廷的基西納家族政治勢力、國家對經濟的干預和反市場言論將重返。

瑞銀(UBS)新興市場部門分析師柴旺科(Alejo Czerwonko)表示,費南德茲可能上台,引起投資者擔心,因為艾柏托和其團隊已指出將停止支付中央銀行發行的短期債券的利息,與國際貨幣基金(IMF)重新談判協定,並表示打算重新採取某種資本管制機制。

阿根廷的經濟危機由來已久,馬克里在2015年12月接任阿根廷總統時做出的主要承諾,包括零貧困、控制通貨膨脹率和吸引外資,都沒能履行。

最嚴重的情況發生在2018年,當時阿根廷披索對美元重貶,通貨膨脹加劇,政府不得不向國際貨幣基金借來一大筆貸款。

阿根廷目前處於衰退,今年上半年的通貨膨脹率為22%。

美元儲備對阿根廷這樣的經濟體至關重要,它是避免貨幣貶值的重要政策工具,也是衡量國家償付能力的最可靠指標。

阿根廷因缺乏外匯而處境惡化,截至上週末,央行的國際美元儲備為540.9億美元,這意味著與8月9日,即預選前兩天相比,少了122.1億美元。

據當地媒體報導,為了遏制阿根廷披索貶值,阿根廷央行平均每天使用約3億美元干預外匯市場,但仍無法阻止貨幣貶值。

馬克里深知貨幣貶值會影響消費者的荷包,如果不重新控制局勢,除了連任的機會更加渺茫,阿根廷距離申請破產和令人擔心的債務違約將只有一步之遙。

阿根廷經濟繼去年下降2.5%之後,2019年第一季又再萎縮5.8%;2018年新增300萬名窮人。

為免耗盡中央銀行的美元儲備,馬克里政府決定控制匯率,企業必須獲得中央銀行的許可才能出售披索、購買外幣和向海外轉帳,而一般民眾可以繼續購買每月最多1萬美元。控制匯率措施在費南德茲任內也曾實施,還遭到馬克里的強烈批評

在2007至2015年,費南德茲執政期間,阿根廷人需要央行的許可才可以購買外幣和向海外轉帳,導致非正式貨幣市場(美元黑市)的出現。

國際貨幣基金日前發表聲明,稱將繼續與阿根廷當局密切接觸,在此困難時期支持馬克里採取的措施。

為獲得國際貨幣基金的貸款,阿根廷承諾減少公共開支,從而減少稅收赤字,這對國際貨幣基金和許多投資者來說,是阿根廷財政不穩定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