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0歲的高銘和曾登上聖母峰,但下山時遇上山難,導致手指、腳趾全數遭截肢,但僅休養1年便繼續「拍」山。(林良齊攝)

今年70歲的高銘和曾登上聖母峰,但下山時遇上山難,導致手指、腳趾全數遭截肢,但僅休養1年便繼續「拍」山,至今已拍了中國大陸92座山,預計再2年就可以完成中國大陸的百岳,也期待可以出書。

高銘和回憶,初中時就在瑞芳就讀,「爬上是家常便飯」,還經常去搬煤炭,20多歲時到台北工作,爬遍大屯山、觀音山、七星山,後來在朋友的推薦之下爬百岳,後來也擔任高山嚮導,帶領許多日本人爬玉山。

民國80多年時高銘和至法國學爬山,也在1984年成為第一個登上阿爾卑斯山白朗峰的台灣人,但當地人又說,要爬聖母峰才算爬山,因此便持續練習,1989年到印度時發現日本人拍的喜馬拉雅群峰照片,心想日本人可以為何不行,因此決定以大陸百岳為目標拍攝攝影集。

1991與出版社談好後,便繼續拍攝,但1996年時登山聖母峰時,遇到山難,手指、腳趾都遭截肢,他說,惶論拍照,一開始連刷牙都十分困難,但復健一年後1998年再赴大陸繼續拍照。

高銘和說,至今的92座中,還曾有一座山去了超過5次,歷經駱駝摔死、摔傷致骨盆裂掉等重重困難才完成,但「人的一生,只要做一件有意義的事來做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