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彼此的善意也有限度,他們的全球目標並不協調。圖為今年6月習近平訪問莫斯科與普丁會面。(圖/新華社)
中俄結盟可能是許多美國戰略專家最擔憂的夢魘 (影片來源為Youtube,如遭刪除請見諒)

中共解放軍今年再度參加由俄羅斯舉辦的大規模軍事演習,在西方世界引發俄中聯手對付美國的憂慮。但美國智庫則認為,中俄雖然在對付華盛頓方面有共同利益,但是他們各有所圖,中俄兩國的聯合不會長久,因此西方國家不必擔心。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美國注意到共軍派出1600人、30架先進戰機參加9月中旬在俄羅斯的大型軍演。卡內基莫斯科中心高級研究員亞歷山大.加布耶夫說,此次演習是中俄加強合作的一種模式,是對美國發出的信號。

布魯塞爾的國際關係專家霍斯拉格(Jonathan Holslag)對媒體表示,西方政界人士越來越擔心莫斯科與北京關係正在加強。英媒也指出,土耳其、中亞地區與拉丁美洲正在變成俄羅斯和中共的影響範圍,歐洲外交官認為中俄的安全合作已令許多小國緊張。尤其兩國都有豐富資源與強大工業能力,兩者合作不可避免地對西方構成強大挑戰,兩國結盟將是「華盛頓的噩夢」。

不過美國傳統基金會國家安全與外交政策研究所副所長詹姆斯·傑伊.卡拉法諾(James Jay Carafano)認為,中俄雖然在對付華盛頓方面有共同利益,但是他們各有所圖,中俄兩國的聯合不會長久。

卡拉法諾在《國家利益》雜誌撰文說,對中國和俄羅斯結盟的擔心是多餘的,中俄彼此存在許多摩擦,結盟他們都消受不起。

因此有分析家認為,要防止俄中結盟,美國應該對莫斯科示好,然後集中力量對付中共。但卡拉法諾表示,美國大可不必去爭取莫斯科,因為俄羅斯不一定會讓步,而且他們會要價很高,比如要西方解除對俄羅斯的制裁,容忍俄羅斯在烏克蘭為所欲為。

他認為,俄羅斯和中共聯合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俄中力量不對稱,兩國各自的強項和弱項完全不同。例如中共在敘利亞幫助俄羅斯方面,能力十分有限。普京在南海也幫不了中共多大忙,另外在中美貿易衝突中俄羅斯也發揮不了調停作用。中俄彼此的善意也有限度,他們的全球目標並不協調,兩國合作越多,其關係就會受到越多利益差異的影響。

卡拉法諾認為,俄中不會聯手採取軍事行動威脅華盛頓。他們的戰略核心是希望對美國不戰而勝。如果美國與中共發生軍事衝突,俄羅斯會很高興。反過來也一樣,如果美國同俄羅斯發生軍事對抗,中共也會感到滿意。在這方面他們都不會首先出頭。即使俄羅斯和中國軍事聯手對付美國,過於沉重的代價也會讓他們三思而後行。只要美國保持在全球的戰略威懾,中俄軍事冒險就會被制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