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周三宣布撤回《逃犯條例》草案,但包含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等人仍強調,即便撤回條例也不會停止抗議,因為核心問題是香港人當不了香港主人。對此,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邵宗海投書網路媒體表示,香港的問題,絕不是短短的「片字隻語」可以解決,但雙方應回到理性的討論,雖然聽來仍然高調或抽象,但畢竟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取代。

邵宗海投書時提及,反送中抗爭者所提5大訴求包含「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收回暴動定性」、「撤銷對所有抗爭者控罪」及「立即實行雙真普選」的要求,但是否港府必須要全部正面回應,才是「博奕理論」真正的結果?恐怕這項答案未必讓抗爭者完全滿意,因為很少在衝突互爭的事件中,會看到「贏者全拿」的結果。

邵宗海表示,由於黃之鋒曾說核心問題是香港人當不了香港主人,而立法會民主派召集人毛孟靜也說,宣布撤回修例來得太遲,他認為這兩項談話的真正內涵,可解釋「反送中抗爭」對抗爭者來說只是個手段,而「真普選」才是抗爭的目標,以期能延續四年前的「雨傘運動」的訴求。

邵宗海說,林鄭月娥對示威活動的解釋是,法律程序上不存在「暴動定性」,對於抗爭中運用暴力,她認為是動搖香港法治基礎。

邵宗海說,林鄭認為釋放所有被捕人士,在法治社會裡是不能接受,這說辭如就法言法,是很難否定;但在抗爭過程中,一定有感性因素在煽動,才會導致一些年青人的盲目衝動。

邵宗海建議,如果想瀰補港府與群眾之間的創傷與裂痕,恐怕不是完全運用「生冷的法律條文」來作詮釋。怎麼做?除了需要智慧之外,真的還是智慧。

邵宗海也提到,反送中抗爭者要求的「立即實行雙真普選」,他舉例台灣過去「國會全面改選」與「總統直選」,也是經過一段政治抗爭,且最終是在朝野協商下所完成,強調艱巨的憲政工程不只是在片面要求下完成。

邵宗海說,香港的問題,絕不是短短的「片字隻語」可以解決。但雙方應回到理性的討論,雖然聽來仍然高調或抽象,但畢竟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