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比特幣沒有任何國家機構背書,但卻越來越多企業和個人使用,因在市場上有需求、有經濟價值,於是也成為犯罪目標。圖/路透

 比特幣(Bitcoin)是全球第一個加密電子貨幣,也是全球最知名的電子貨幣,比特幣擁有三大特徵:1.去中心化,沒有中央發行機構;2.虛擬數位化,沒有實體貨幣,交易透過雙方電子錢包直接支付,無須金融機構中介;3.匿名性,比特幣透過網路進行交易,電子錢包的使用無須註冊和驗證身分。

 雖然比特幣沒有任何國家機構背書,現在卻越來越多企業和個人使用,還有比特幣交易所出現,比特幣也可以依照浮動匯率換為我們常知的貨幣如美金等,正因為比特幣在市場上有需求,也有經濟價值,於是也成為犯罪目標。

 近期就臺灣新北地方法院第106年度金訴字第8號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金上訴字第83號判決,犯罪事實即與比特幣有關,嫌犯以投資比特幣享有分紅作為號召,吸引民眾投入比特幣在其所開設的投資平台上,嫌犯則從民眾投入的比特幣中抽成,大賺無本生意。

 可以注意到的是,不管是地方法院或者高等法院判決,皆認為嫌犯不該當銀行法第29條、第29條之1、第125條第1項的「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地方法院判決理由分別從文義解釋、歷史解釋、體系解釋說明為何比特幣非銀行法之「存款」、「款項」、「資金」,並引述金管會回函表示就比特幣性質為「高度投機之虛擬商品」而非貨幣,其判決理由之論述相當精彩,簡而言之,法院判決認為銀行法所禁止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的客體為貨幣,比特幣非貨幣自然不該當本罪,且銀行法之立法者在立法時沒有預見虛擬商品的存在,虛擬商品的交易也不在銀行法所列的銀行業務範圍內,不符合銀行法健全銀行業務營運、保障存款人權益、主管機關維持金融秩序的立法目的。

 因此,本案犯罪嫌疑人法院乃以刑法第339條之4的加重詐欺罪論處,但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與加重詐欺罪之刑責差異甚巨,加重詐欺罪最重可處新臺幣100萬元之罰金,而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最重則是可處新臺幣5億元之罰金!更遑論兩者之可處的徒刑刑期之差距,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明顯重的多,嫌犯就此逃過一劫,然而投資民眾就沒這麼好運了,財產損失仍然存在。

 但於去年,為了因應亞太防制洗錢組織APG的評鑑,立法院修法三讀通過洗錢防制法的修正案,將虛擬通貨交易平台納入洗錢防制法範圍內,賦予平台業者有查核客戶身分、保存交易紀錄和申報可疑交易報告的義務,筆者認為此修法也默認虛擬貨幣具有「錢」的性質,不能單純以「虛擬商品」看待,否則也不會修法將虛擬通貨交易平台業者納入洗錢防制法的規範中。

 此外,金管會雖然不承認比特幣為「貨幣」,但就民眾購買、投資比特幣的行為,仍可能吸收大量社會資金,進而影響金融體系的安全性,而且民眾對於虛擬貨幣的接受度越來越高,臉書facebook甚至要推出自家虛擬貨幣Libra的情況下,是否要藉由銀行法修法或者是立專法規範,以杜絕非法平台吸收比特幣,不無討論之空間,一方面可避免民眾財產上的損害,一方面可保障合法平台業者,有助於行動支付政策的推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