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兄弟上海演唱會。(取自新浪微博@諾_懿)
劉宇寧透過網路直播翻唱收穫千萬「粉絲」。(取自新浪微博@MD_摩登兄弟)
摩登兄弟樂隊成員,從左至右依次為阿卓、劉宇寧、大飛。(取自《新京報》)
劉宇寧直播吸引大批粉絲。(取自新浪微博@MD_愛寧的芬)

 摩登兄弟的主唱劉宇寧是1990年1月8日出生在遼寧丹東普通家庭的東北男孩,透過網路直播翻唱經典歌曲,收穫千萬粉絲支持,甚至躋身演藝圈一線流量,登上北京地標場館舉行個唱。他的經歷是觀察影視行業的最佳目標,撰寫勵志追夢故事的好素材。

 從短片平台直播翻唱爆紅,到參加《歌手2019》與劉歡、齊豫等人同台競技演唱,劉宇寧的成功是新型傳播文化下的爆款案例,但自信心還不足的他,不止一次自問:「為何是我?」

 未因家境放棄音樂夢

 2019年1月,湖南衛視《歌手2019》錄影結束了,劉宇寧敗給說唱組合ANU,踢館失敗。媒體詢問:「你能分析下自己的失敗原因嗎?」身穿皮衣的劉宇寧頂著眾人審視而非欣賞的目光,態度謙和但語氣有絲無奈地苦笑:「因為我唱得還不夠好唄。」

 劉宇寧從小在爺爺奶奶身邊長大,一直壓抑想學鋼琴的念頭:「那時候家裡收入只靠爺爺一人。」家庭經濟條件差,學業成績不夠優秀,他很早就去當廚師學徒:「起碼以後餓不死。」

 但劉宇寧沒有放棄音樂夢,商家開業需要表演人員,沒有酬勞也願意唱;飯店打工第1個月薪水200元(人民幣,下同),他花180元買吉他:「沒錢找老師學,就四處打聽,誰會彈吉他,我就去找人家教我。」後來,在朋友的介紹下,劉宇寧找到酒吧駐唱機會。

 新媒體平台興起後,劉宇寧拿起麥克風打開直播,把自己喜歡的歌曲一首首唱給觀眾。

 組摩登兄弟嶄露頭角

 2014年,劉宇寧、吉他手阿卓、鍵盤手大飛組成摩登兄弟入駐直播平台,數年後,他們從室內走向街頭,在丹東的安東老街一家驢肉館前直播唱歌;隨著短片風口爆發,摩登兄弟翻唱的一首首歌曲也引起關注。

 劉宇寧記得,2018年4月,還沒有多少人認識他是誰:「過了兒童節(6月1日)之後,有次我去老街直播,看見直播那個地方站了一圈人,我還以為是大家打起來了,結果我走近的時候那些人開始尖叫,把我嚇了一跳。他們說『寧哥給我簽個名吧』!」

 目前摩登兄弟在抖音上的作品共獲讚2.3億次,粉絲達3347萬。劉宇寧首張專輯已發表的6首歌曲,在音樂串流平台上評論數也全破10萬。

 最大快樂只剩直播

 劉宇寧深知新人更新速度與人氣的跌宕起伏,也不得不背負與人氣一道而來的輿論壓力。

 直播中,劉宇寧耿直,不打官腔,喜歡開玩笑,但這種個性在娛樂圈讓他感到許多不適:「我現在真的是不敢說話了……比如前幾天有人在採訪裡問我的夢想,我說是『能演《復仇者聯盟》』,結果被人罵得不行……其實我不會去反駁,也盡量別特別在意,但我還是不理解,我也沒做壞事啊!」

 把質疑逐漸合理化是劉宇寧自我解壓的方式:「你做一件事,不可能所有人都說好吧……所有人都會勸你說,別當回事啊!但這些事其實只有自己感同身受。壓力不斷積累之後,只能自己一個人想辦法釋放。」

 喜歡逛街的劉宇寧,試衣服、看電影就能享受平凡生活的樂趣;現在的他雖仍會在工作空檔跑去街上溜達兩圈,但樂趣已逐漸消失:「前幾天我去了趟上海,在那裡逛一逛街就覺得特別無聊,這特別可怕,我很難找到快樂的事了。」現在只有直播能讓他快樂:「跟大家開玩笑嘮嘮嗑,我覺得這是讓我最快樂的事,其他真的沒有了。」

 身處在娛樂圈,劉宇寧為選擇付出一定代價,但他直言「值得」,也知道不能自滿,要做出更好的作品:「就算有天大家把我淡忘了,起碼有幾首歌留在大家的播放機裡就可以了……我跟自己說過,大不了回老街直播。哪怕我這些粉絲剩不了多少,我也覺得跟他們聊聊天就足夠了。所以退路都想好了,我還怕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