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銀行近年來醜聞纏身,其重要客戶─各大避險基金亦紛紛抽出資金,使局面益加危殆,信用評等也連連被調降,令人聯想雷曼事件是否會重演。 圖/路透

 德國銀行巨擘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日前發布第2季營運成果,由於裁員1.8萬人所帶來的鉅額支出,當季虧損高達31.5億歐元(約新台幣1091億元),為金融海嘯以來最差表現。德銀近年來醜聞纏身,其重要客戶─各大避險基金亦紛紛抽出資金,使局面益加危殆,信用評等也連連被調降,令人聯想雷曼事件是否會重演。

 德意志銀行業務的主要支柱有三:投資銀行、資產管理及商業銀行。它是全世界最大的投資銀行與最大外匯交易商,以持有資產而言,它在全世界居第15位,在歐洲僅次於匯豐銀行、法國巴黎銀行及法國農業信貸銀行。矗立於德國法蘭克福美因河畔的總部大樓熠熠生輝,其雙塔造型被暱稱為「借方與貸方」。

 1870年創立時,德銀便將自身定位為可從事各種金融業務的國際全功能銀行,業務重點是國際貿易結算和融資,以促進德國、歐洲其他國家及海外市場的貿易關係。在德國崛起及二戰後休養生息期間,德銀協助各重要產業茁壯,包括電氣工程業、鋼鐵業及化工業等,拜耳公司也由其協助IPO。

 德銀曾在1990年代計畫成為可與各華爾街巨擘匹敵的投資銀行,併購英國的摩根建富(Morgan Grenfell)及美國的信孚銀行(Bankers’ Trust)等多家投資銀行,並高薪挖角人才,其投行收入占全行收入比在2000年站上高峰的75%,固定收益部門所設計的衍生金融商品為銀行賺來大筆財富,但這場美好的宴席在2008年金融風暴戛然而止。

 跟賺取存放款利差,行事保守謹慎的商業銀行相比,投資銀行以服務為導向,承作併購、槓桿融資、企業重整、股票資本市場及債券資本市場等業務,利潤高但風險大,業績亦不穩定。且德銀也為其高薪挖角的手段種下苦果,根據2018年財報顯示,德銀的經營成本與收入比高達93%,遠高於其他知名銀行平均約60%,人事費及資訊傳輸費並列為德銀前兩大成本。

 將於2022年實施的巴塞爾資本協定三(Basel Ⅲ)是德銀目前亟待解決的問題。根據該協定,銀行必須進一步強化資本緩衝,提高自有資本率。以德銀近年來均嚴重虧損的紀錄來看,想要透過盈餘強化資本緩衝已不可行,因此德銀提出重組計畫,包括退出全球股票業務、縮減投資銀行業務及固定收益業務,因這些業務過度槓桿,使資產曝險金額過高。它也希望重返商業銀行業務,與德國大企業重新建立良好互動,但與德國商業銀行的合併案談判剛遭遇破局。

 「我不知道該為德銀哭還是笑,它將投機變成一種商業模式,現在又自稱是投機的受害者」,德國經濟部長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說,他認為德銀的困境起源於公司高層過去所犯的錯誤,公司過度發行美國住房抵押貸款證券誘發金融風暴、涉及洗錢、操縱LIBOR利率與聘用太子黨等投機腐敗行徑,一再傷害德銀聲譽。

 專家認為,德銀的狀況雖然糟糕,但距離雷曼破產還相當遠。雷曼兄弟是專業的投資銀行、證券及債券交易商,德銀的業務則更加多元;雷曼兄弟在倒閉前一個月的流動現金剩450億美元,在資產佔比為7.5%,德銀今年6月底的流動現金為1,532億歐元,在資產佔比達10.7%,且它還能用自己的抵押品隨時向歐洲央行借款。但「如果客戶失去信心,有多少流動資金都不夠,德銀必須儘快贏回顧客的信任」,專家說。

 明年將迎接150歲生日的德銀重新定義發展策略,它將結束與國際金融巨鱷間的高風險、高獲利全球金融競逐,重回19世紀末銀行成立時的初衷:服務德國大企業。執行長索因(Christian Sewing)向員工表示,「我們正在打造一家更能夠賺錢、更精簡、更創新且有韌性的銀行。」初步看來,德銀能否重建誠信正直的核心價值將是重要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