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日在新北市三重水漾公園舉辦的這場韓國瑜造勢大會,在最近韓各項民調支持度均下挫的情勢之下,很多民進黨人不認為參與人數會有過去的規模,也有很多民意代表的助理口耳相傳新北的市議員一定都要協助動員,確保遊覽車一車車把人都送到現場。然而晚會結果出來:確切人數不管有多少,從空拍照來看,水漾公園擠滿支持者,連天橋、河堤滿滿都是人。

 而韓市長庶民風的口才依舊,連「他奶奶的」都說出口,讓不少國民黨建制派政治人物捏一把冷汗,但也必須坦承在這個民粹的年代,唯有許多「政治不正確」的直白發言,才能夠大快民心!然而,筆者要提醒韓市長的是:哪怕現場人數再多,縱然真的有35萬,但別忘了這些人相對於2020年大選約1900萬的合格選民仍是九牛一毛;又如果韓粉重複動員,呈現出一個很厚的保護層,遮蔽了舒適圈外更多年輕人、知識分子與中產階級的聲音,則韓即無法有效拓展票源。

 2018年時的高雄市長選舉打法「一瓶礦泉水、一碗滷肉飯」的策略,或因高雄基層生態與職業結構可以奏效,但別忘了這是追求最大選民數的總統大選,總統候選人訴求的選民不只有基層,還有更多的中產與中間選民。根據內政部統計,2016年台灣大專畢業以上人口占15歲以上人口的43.6%,這些人的感受絕對是主流意見。而這些中產與中間選民中有很多是在家庭、工作場合與社群媒體上的意見領袖,他們的意見可以影響基層的親朋好友,但基層的親朋好友礙於表達能力卻無法影響更多的中產與中間選民。

 已經通過初選的韓國瑜要走出「土包子」的定位,展現出新高度與大格局,這並不意謂著韓市長這麼做就一定會忘記「世上苦人多」。不可諱言的是,一場總統格局的選戰論述勢必還是要從知識分子出發,而且讓這些論述淺顯易懂,也讓庶民廣為接受甚至受到感召。但如果此論述是從庶民的愛恨出發,迫使著國民黨的政治菁英都必須囿於激動的韓粉而就範,則正坐實了從川普開始的世界民粹風潮。

 反過來說,儘管有香港反送中事件讓蔡總統撿到槍,但別忘了「討厭民進黨」人數仍不可小覷。對多數選民來說,如果民主選舉的最大一個無奈就是選一顆比較不爛的蘋果,則韓不管有沒有當選,其崛起若只是反映各界對於蔡施政不滿的一個出口,會非常可惜。韓市長應看齊漢武帝,而非隨波逐流成朱元璋。據悉韓競辦與黨中央、甚至立院黨團鮮少溝通,甚至也沒有如蔡陣營一般的競辦整合黨中央的機制。

 韓身邊圍繞一群反建制的幕僚,甚至很多都是不得寵的過氣政客,他們也很難接得了地氣。想拉下民進黨的哪裡只有郭董與柯P?但若韓可以納百川禮賢下士,尤其回到知識分子論述,至少還有機會整合大泛藍勢力。

 最後,韓國瑜的質感要提升,副手選朱立倫,甚至江啟臣都不失為一絕招。(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專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