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媒《環球時報》今天報導質疑,香港眾志黃之鋒8日再度被捕,香港法官以原保釋文件准許黃離港日期寫錯,批准他可離港。黃和周庭等人,8月底被拘捕後,香港法官很快允許他們保釋。這種「上午被抓、下午保釋」的怪現象,在香港亂局中不斷上演,被認為凸顯香港法律在應對暴亂方面存在明顯的缺陷。

報導稱,大陸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前副院長顧敏康說,「在這種群體性、持續性的混亂過程中,大量的保釋會釋放一些負面資訊,即縱容暴徒、令其如英雄般重回社會,對社會安定不利。此外,如果保釋符合程序,也不可能完全避免疑犯棄保潛逃的可能。」許多愛港人士表示,香港保釋制度絕不能成為暴徒的「保護傘」。

報導指出,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主席馬恩國大律師告訴說,對於「暴動罪」等一些產生非常嚴重的社會後果的行為,如有證據顯示被告可能會再犯,法官就不應做出同意保釋的決定,而「現在有一些被告,前一天被控暴動罪被法官保釋後,第二天就又出去再犯」。

報導稱,2016年旺角暴亂案中,涉嫌暴動罪的黃台仰和李東升正是在獲准保釋後,棄保潛逃至德國匿藏,18歲女子李倩怡也在提訊前棄保潛逃,赴台灣尋求「政治庇護」。

顧敏康指出,香港的原則是「保釋為主,羈押為輔」,而保釋機制有「原則保釋、拒絕例外」之稱。南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台港澳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曉兵介紹,香港實施的是英美的普通法系,這一法系的刑事訴訟制度偏向強調保障個人的權利與自由,比如英國1791年通過的「人身保護令」制度就是這樣一種體現,而保釋較為寬鬆也是這一傾向的表現。

《環時》稱,與一些亂港分子很快被保釋形成反差的是,8月20日,一名大陸男子因在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大門噴塗「中國必勝」字樣迅速被判監禁4周。香港某些法官採用雙重標準的做法,引起多方質疑和批評。

大陸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北京航空航太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田飛龍說,香港法官受到的是英國式的普通法訓練,且經過「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考核、推薦、遴選,由特首進行任命。「香港法官普遍秉持與西方一致的法治理念以及關於自由和權利的價值觀,因此在涉及香港社會比較重要的社會運動的案件中,法官通常會表現出對抗爭者權利的偏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