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本報資料照片)

 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昨在臉書感嘆,美麗島事件40周年了,可是40年過去,黨禁、報禁、戒嚴令、萬年國會俱往矣,但「司法不義」依舊生龍活虎,他並自曝曾被法官呂政燁當庭嗆聲的往事。呂當時直接嗆他,「我是綠色法官,你不答應和解,我下午就判你輸!」果然下午就判他敗訴,讓他感慨,「這樣忠於政黨的法官依然可以橫行,也將領終身俸!」

 施明德說,幾年前,有一件關於台北市議員王世堅誹謗他的案子在一審時,他就碰到一個呂政燁法官,稱讚他對台灣民主化自由化的重大貢獻後,竟然說,「我是綠色法官,你不答應和解,我下午就判你輸!」果然,早上才開第一次庭下午就判他敗訴。施說,「這樣忠於政黨的法官依然可以橫行,也將領終身俸!」

 施明德感慨,在美麗島軍法大審中,他一再提及「黨禁、報禁、戒嚴令、萬年國會」,而沒有攻擊「司法不義」,因為他不願被攻擊為「干預」司法。結果,那四大害在大審後被海內外朗朗上口成為台灣民主運動的主要目標。當年連北一女的學生也有樣學樣要求解除「髮禁」。今年是美麗島事件40周年了,可是40年過去,黨禁、報禁、戒嚴令、萬年國會俱往矣,但「司法不義」依舊生龍活虎。

 施明德說,台灣司法的不可預測性,正如台大教授林向愷當被告時曾對他說的,「我媽媽叫我要去各廟宇拜拜」,台灣司法必須靠拜拜,司法界不會引以為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