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退出國民黨,之後應會獨立參選,並與柯文哲系統結合,希望在藍綠夾殺中拚出血路,藍軍已確定分裂;就經驗來看,藍軍分裂,團結的綠營便能坐收漁利,無怪乎小英受訪時雖未回答相關問題,卻露出淺淺的微笑。藍軍分裂給了小英衝線得分的利基,但從幾個變數來看,她卻只能掌握「脆弱的優勢」,未必真能先馳得點。

 首先,還境變數未必持續對她有利。畢竟小英現階段民調攀升的主要因素為香港「反送中」延燒及美國力挺;以前者來說,她藉以呼應「辣台妹」定位,持續動員「天然獨」並強化「反中」氛圍,建構「台灣vs中國」二元對立,烘托「台灣要贏」的主軸。而美國對台軍售及相關友台法案的修訂,都給了內政疲弱的小英轉移焦點、拉抬政績的機會。

 然而上述利多因素是否能持續則有懸念。以「反送中」來說,香港特首已撤回《逃犯條例》,算是為僵局解套的第一步。以北京利益來說,也不可能讓事態持續擴大,事件短期內落幕的可能性高。至於美國現今友蔡的態度,主要是在美、中政經鬥爭框架下的權宜之舉,蔡的立場符合美國利益,方便打台灣牌;但以美國對台政治操作的慣性來說,保持藍綠權力平衡才是風險管控的安全閥,只要韓國瑜10月赴美能交出亮麗成績單,美方又何必對蔡孤注一擲?

 其次,從候選人及組織變數來看,小英並非獨強。她雖建構清晰的「辣台妹」形象定位,但作為現任者,最強拓票工具的「政績」卻乏善可陳,畢竟民眾最在乎的是拚經濟,她只能拿出帳面上冰冷的數據指稱經濟好轉,說服力有限。相對地,韓國瑜作為「庶民」代言人的接地氣操作,已累積一定能量,「國瑜夜市」所建構的在地經濟模式,也能讓商家笑得合不攏嘴。

 至於郭台銘,拚經濟的意象清楚,和世界政要平起平坐的霸氣亦能區隔前幾任總統的軟弱,滿足民眾對「魄力領袖」的期待。

 由上可知,韓與郭的形象定位屬於自身特質,已深入人心,小英形象立基於短期的環境,當變數消失,形象能量必減弱,韓、郭未必全居於劣勢。況且泛綠小黨林立,賴清德動向未明,阿扁嗆聲參選,彼此合縱連橫、相互牽制的情勢複雜,綠營未必不會禍起蕭牆。

 「棄保」作為最後變數,三分天下時勢必發生,當然也會威脅小英。就算目前她民調持續領先,但韓或郭在民調封關前,僅次小英的第2名只要輸5%內,且能領先第3名10%以上的話,棄保必然發生;這時偏藍且最不願意讓蔡當選的選民,就會在韓、郭之間形成「策略性投票」,若此情況發生,小英「脆弱的優勢」真能讓她輕騎過關嗎?恐仍有懸念。(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廣告學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