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音創作獎今年邁入第十年,去年由文化部推動三年轉型計畫,一是將評審團改為主席制,由主席召集專業頻審團,二是讓金音獎成為一系列音樂節。去年由陳珊妮擔任主席,今年則邀請五月天瑪莎擔任主席,今日舉行公佈入圍名單記者會,會後訪問瑪莎提到會答應擔任主席,是因為「陳珊妮一個禮拜打三次電話,聯絡快一個月我才答應」,但他笑說:「結果我答應後,他一通電話再也沒打來」,讓全場笑翻。

五月天瑪莎擔任金音創作獎第十屆評審團主席。(盧禕祺攝)

瑪莎坦言接主席的決定「思考滿久的,主要擔心自己有沒有這個能力」,尤其獎項入圍這件事「就代表有人沒入圍,不喜歡做這種事」。瑪莎透露最後答應的關鍵在於,陳珊妮說:「從去年金音獎的轉變,音樂沒有獨立、主流差別,界線越來越模糊」,此外更重要的一句話「如果對獎項還有期待,與其旁觀、不如試著努力去承擔」。此外答應擔任主席錢,有向五月天團員們「報告過」,徵詢大家意見,而團員們都很支持。

金音創作獎今年邁入第十屆,今天公佈入圍名單。(盧禕祺攝)

今年共有128件作品入圍、角逐23個獎項,並由瑪莎選出評審委員們。瑪莎說,昨天的評選過程相當順利,因為在一開始挑選委員時,就已建立觀點,也百分之百相信評審的方向、品味、喜好,確立共識方向,自己不會出太多意見,但頭痛的是件數很多,如何想讓被看見的人都被看見,他也說「這陣子晚上哄小孩睡後,會再起床戴耳機聽這些報名作品」。

陳珊妮去年擔任金音創作獎評審團主席,今年交棒給五月天瑪莎。(盧禕祺攝)

相較台灣知名且歷史悠久的金曲獎,較少人聽過金音獎,瑪莎認為:「這兩個獎項是完全不同焦點,金曲是整個產業,包括詞曲創作、歌手及專輯製作企劃,金音獎著重的是,作品中要有超過70%為自己創作」。

瑪莎舉例去年蔡依林〈玫瑰少年〉在金曲獎奪下年度最佳歌曲,或許在金音獎中沒辦法提名,因為詞曲不是蔡依林自己做,但金曲獎難能可貴的是,獲獎作品肯定製作品質、議題提醒或是群眾溝通,此外不只歌手本身如何詮釋,包括所有工作人員,企劃、宣傳等,都一同表揚,金曲獎和金音獎是兩個不同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