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春明不只會寫,更是說故事能手,說到興奮之處,長手長腳擺出各種姿勢,即席搬演一齣戲。(鄧博仁攝)
黃春明表示,現在重視物質生活,以前則是精神生活,但這兩條應該是雙軌並行才對。(鄧博仁攝)

寫了這麼多的故事,黃春明的創作靈感怎麼來?他表示,「靈感不是像打蚊子,隨手一打一拍就有一隻,而是要從生活來,仔細觀察日常生活細節。」例如他的短篇小說〈兩顆蛤蜊的牽絆〉,描述老人在除夕夜圍爐煮蛤蜊湯,看到兩顆剩下來的蛤蜊,心生憐惜,晚上冒雨出門,只為找個地方放生蛤蜊,也點出高齡者在現代社會的處境。

黃春明笑說,「靈感來源真的是某次煮湯的時候,剛好剩下兩顆命大的蛤蜊,沒有放進鍋子裡。」從兩顆蛤蜊,寫到社會的疏離,小說家著眼於現實經驗,腦中卻想像出各種不同的故事來。

聽過黃春明演講,就會知道他不只會寫,更是說故事能手,說到興奮之處,長手長腳擺出各種姿勢,即席搬演一齣戲。至今他每週都還是會去宜蘭百果樹紅磚屋跟小朋友們講故事,也強調文學的重要性,「現在重視物質生活,以前則是精神生活,但這兩條應該是雙軌並行才對。好吃好看好玩的物質,滿足我們的感官,但文學和藝術,滿足的是心靈的感動。」

黃春明表示,文學也帶給人們豐富的想像空間,「我們讀到《三國演義》裡面關雲長的赤兔馬,或是《西遊記》裡面的孫悟空,馬是馬,猴子是猴子,但每個人腦中想像的一定都不一樣。如果不是讀書,只看影像畫面,那就每個人想的馬和猴子,就全部都長得一樣了。」

黃春明不停筆,也不停止閱讀,「人類有各種不同膚色,但人性其實都一樣。蘇聯、法國、英國的小說,即使我們連去都沒去過,當小說成為經典,讀來一樣感動,人性一樣會感人。雖然小說中的生活經驗不是我的,但如果寫得很生動的話,會內化成自己的經驗,增加了我們的真實,視野也就因此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