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旭的巨型作品「2019-1」有如生物織造出的溫暖巢穴,亦像有機體呼吸孔洞般的肌理起伏,遠近觀看皆有不同感受。(袁庭堯攝)
徐永旭熱愛運動,年輕時是專業的運動員,也是古箏樂手,43歲才步上陶藝創作之路。(袁庭堯攝)
徐永旭的作品無論大小,都能在展間構築出獨特的美學空間與氛圍。(袁庭堯攝)
堅持徒手創作的徐永旭,在作品上留下了無數手痕,觀者能藉此感受他的「手勢」與對陶藝的執著。(袁庭堯攝)
徐永旭認為,創作就該像蜘蛛吐絲,回歸本能。(袁庭堯攝)
43歲才投入陶藝的徐永旭,對於創作總有獨到的見解。(袁庭堯攝)
徐永旭創作隨興,作品不論大小、遠觀或近賞,都能呈現當代藝術的張力。(袁庭堯攝)
徐永旭創作隨興,作品不論大小、遠觀或近賞,都能呈現當代藝術的張力。(袁庭堯攝)

徒手陶藝家徐永旭專注於泥土燒煉後薄、透、堅實但拉大量體張力的創作方式,透過光的投射與流動,呈現不同的意涵。高美館日前費盡心思、讓徐永旭一體成型、高兩層樓的薄層高溫陶巨型作品進駐大廳,為觀眾帶來「當代陶」的視覺震撼。

走入藝術的世界,是一場人生的意外。徐永旭年輕時是專業的運動員,也是登台的古箏樂手,但長年投入演奏讓他身體不堪負荷,1998年、43歲的他決心讓人生捲土重來,步上陶藝創作之路。短短23年舉辦過39次個展,獲獎不斷,尤以2008年「第八屆日本美濃國際陶藝競賽首獎」及201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陶藝協會榮譽會員的肯定為著,並受邀參加全球各大雙年展與重要藝術機構展覽。

徐永旭不會刻意替作品命名,2014年以後展品全以年代及編號標示。這也讓觀者能以純念欣賞,在心中自行詮釋,體會他想表達的生命力。

「每次玩票,都變成玩命。」不論作品大小,徐永旭堅持徒手捏陶,保留手痕,並將陶土拌入砂礫,大量創作的雙手還因此磨至見真皮。但為了讓燒製後的作品呈現粗糙的紋理及質感,徐永旭仍樂此不疲。為了燒出期待中的形象,他更研究材料的軟硬度和縮水率,讓陶土不會因為堆疊而變形或垮掉。高美館大廳、兩層樓高的巨型作品「2019-1」就是在他台南的工作室中、用亞洲最大的窯一體成型燒製而成。

「創作就該像蜘蛛吐絲,回歸本能。」徐永旭拋棄一切原則和章法的隨興創作,不論大小,遠觀或近賞,都能呈現當代藝術的張力。

《以光織界:徐永旭的藝術世界》6日起開展,展至2020年3月15日止,詳細資訊可上高美館網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