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倖存的女孩》陳述去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娜迪雅.穆拉德,在廣獲世人關注後的心聲。(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提供/王寶兒台北傳真)
娜迪雅.穆拉德透過紀錄片,強調自己為族人發聲的主張。(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提供/王寶兒台北傳真)

歷經毆打、強暴、滅族的重重浩劫,出身伊拉克的亞茲迪女孩、去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娜迪雅.穆拉德,幸運從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的掌控下逃離,努力向世界疾呼亞茲迪族正在遭遇的酷刑。但隨著世人的關注增多,為族人發聲的願望卻逐漸被鎂光燈帶離了焦點。在紀錄片《倖存的女孩》中,娜迪雅沉痛地說,「我要大家知道我在做甚麼,但我要他們知道這不是工作,我要他們知道這是在求助。」

 娜迪雅表示,她能理解前去訪問她的所有媒體,都會需要知道來龍去脈,「但我被問了好多問題,比如『他們是怎麼強姦妳的』、『出名對妳有何意義』,根本不該問這類的問題,我想被問到的問題是『經歷這種痛苦的女孩有多年輕』、『要怎樣為亞茲迪族爭取權益』、『如何避免女人成為戰爭受害者』,這些才是我更想常被問的問題。」

 紀錄片導演亞歷山德里亞.孟買,透過媒體所追逐的娜迪雅、在媒體上發聲的娜迪雅、或是努力爭取國際關注的娜迪雅,拼湊出西方世界對她的關注,多僅著重於娜迪雅的個人經歷,而忽略了她真正想要呼籲的議題:「亞茲迪族如何在國際間得到幫助。」並透過紀錄片,讓娜迪雅能夠直接與觀眾對話,重申自己的主張。

 娜迪雅與其家人,原住於伊拉克的小村莊克邱,但在2014年8月伊斯蘭國入侵,將信奉亞茲迪宗教的族人們,安上了「信奉魔鬼」的虛有罪名,實行亞茲迪族人的種族滅絕。男人全數槍決,年長女性遭到屠殺,年幼男孩被迫加入伊斯蘭國,年輕女性則淪為交易品,在人口黑市兜轉。娜迪雅當時便淪為性奴,過著毫無尊嚴而絕望的日子,所幸後來成功逃脫,得站上世界舞台為族人發聲。

 娜迪雅的努力疾呼,使聯合國任命其為人口販賣倖存者尊嚴親善大使,她也在人權律師的協助下,籲請聯合國調查亞茲迪族人一案,試圖以大屠殺罪名,審判伊斯蘭國指揮官,於2017年獲聯合國核准,針對伊斯蘭國的滅族惡行展開調查。

 娜迪雅於去年在台出版的自傳《倖存的女孩》中,呼籲一般人:「世人必須認識亞茲迪人是誰,必須了解,世界各地的少數族群,不論人口多麼少,都該有發言權、該被保護。我相信有愈多人認識我們,我的孩子和他們的孩子就愈不會活在種族滅絕的恐懼中。」

 紀錄片《倖存的女孩》將在10月4日於台灣國際女性影展中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