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湖蔣公銅像(記者季節攝)

香港歌手何韻詩9月29日在台北參加「撐港反極權」活動時,被統促黨人士潑漆,綠營大加撻伐;回顧1年前,當獨派青年向蔣公銅像、靈柩潑漆時,不少綠營人士讚許有嘉,由此可見,在綠營心裡,所謂「反對暴力」,只是反對別人施加暴力,但若是對異己動手,就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2018年2月28日,獨派團體「蠻番島嶼社」和台大、政大、輔大等18名青年前往桃園大溪慈湖,對著蔣公靈柩潑灑紅漆,輔大學生羅宜竟因此當晚上了三立的政論節目《新台灣加油》。羅宜說,他們希望透過潑漆行動,告訴大眾應移除「威權象徵」。節目主持人廖筱君並說「非常好!我以這個輔大的學生,有這樣的學弟為榮」  

或許有人會主張獨派並非對活人潑漆,沒那麼嚴重,問題是慈湖潑漆案今年被法院一審認定靈柩外觀及周邊確實有殘留、無法法完全清除,已構成毀損罪,因此判涉案者55到59天拘役,可見並不是只要不對活人潑漆,就沒有違法問題,就不必受到譴責。  

廖筱君的態度,也並非綠營個案,何韻詩被潑漆後,有臉書粉專稱頌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認為因為他提案完成的修法,本次事件後才能據新法嚴懲。但2008年10月21日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張銘清造訪台南,王定宇卻率眾堵人,張銘清被推倒在地上、腦袋也被打了,張銘清好不容易逃上車後,眾人甚至一度想阻止車輛離去。  

民進黨當時對王定宇的行為,是甚麼反應?黨主席蔡英文表示,張銘清故意到台灣意識最強烈的台南去,且沒有充分警力戒護,若非誤判,就是刻意挑釁。

民進黨立委葉宜津聲稱張銘清不是作客的客人,對敵人不用客氣。民進黨立委李俊毅也說,這樣已經算很客氣了。

再回想2006年倒扁運動之際,紅衫軍在台南市合法集會靜坐時,是如何被挺扁群眾丟石塊與雞蛋砸傷?1位紅衣女子開紅色轎車經過時,也被民眾持安全帽追打並敲碎車窗玻璃。 

 對何韻詩動手當然不對,但是獨派、民進黨與其支持者過往自己動粗,或是袒護暴力行為的紀錄,擢髮難數,在如今譴責暴力的同時,敢不敢保證以後自己也絕不再動粗?

或是說只要民進黨、綠營或獨派動粗,就是為了守護民主、自由、愛台灣的可敬行為,就可以被容許?

在2006年的倒扁運動時期,民眾不滿陳水扁總統涉貪,上街表達要求扁下台,當時也有人被暴力相向,請問,這樣的施暴行為跟守護民主、自由有何關聯性?難道只要反對民進黨,就是在反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