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瞳遭馬俊麟(右)妻控告侵權,兩人開記者會說明始末。(粘耿豪攝)

王瞳、馬俊麟被爆拍8點檔《大時代》期間假戲真做,馬俊麟老婆為此多次PO文暗指王瞳介入婚姻,昨晚更痛訴王瞳帶著媽媽、阿姨找上門來「侵門踏戶」,對此馬俊麟、王瞳今 (3日)雙雙在記者會上淚崩,馬俊麟雖為「感情沒控制好」向妻子道歉,卻似乎也有些埋怨妻子提告王瞳並求償400萬一事,沒跟他說,讓他羞愧表示:「我不知道我在公司怎麼面對其他藝人,跟王瞳的家人。」而馬俊麟這一席話,恐怕不僅會讓太太心寒,更是讓不少人妻網友氣炸,痛批他到現在還在幫王瞳!

馬俊麟記者會全文:

我覺得要跟大家說抱歉,浪費大家很多資源跟時間。上一個工作結束以後,有些人說我是不是電視台的兒子,說我明明就不怎麼樣,為什麼給我那麼多機會?我想要說的是,我爸爸64歲了他還在做保全,我媽媽幫人家按摩,1個月收入沒有到2萬塊,我不是有後台的人,也不是什麼電視台的兒子,我覺得我也不是很好的演員,也不是很好的藝人,我沒有什麼值得大家效法的地方。

今天,我的太太她對王瞳小姐提告,求償400萬,這件事情我完全不知道,她從來沒有跟我商量,也沒有跟我討論,是公司叫我來我才知道。也許是我溝通技巧很差,也許是我很沒有能力,也許是我太太不知道該怎麼跟我相處,但是我知道這件事情以後,我覺得王瞳小姐於公於私都是幫助我的人,今天我想沒有這部戲,大家沒有人會知道馬俊麟是誰。

她是我公司的前輩,雖然她年紀比我小,但是我的前輩、她是我同公司的同事。那我太太做這樣的事情,她去提告、她要求償,她要為了她所謂的公道,我不知道我在公司、我要去怎麼面對其它的藝人,我要去怎麼面對王瞳的家人。

今天在拍戲的過程中,也許我們沒有控制自己的感情,沒有把演員的本份做好,沒有把戲裡戲外的界線劃清楚,這些都是我個人的問題。如果錯誤是一個物品,那我真的很希望把它全部拿在身上,不希望有其他人因為我去分擔這樣的錯誤。

其實我的事業也沒什麼,我們家沒什麼錢,不是什麼有背景有勢力的人,今天我希望大家不管是做哪一行,都不要像我一樣,做了不好的選擇、做了不該做的決定,我不是好的榜樣,也不是好的例子,然後我今天對於我的太太、我的家人、我的爸媽,我覺得對他們感到很抱歉,在這邊對他們說抱歉。

然後關於昨天的事情,我想要講的是,如果大家有去看錄音錄影的內容,我的太太罵我、王瞳的阿姨也罵我,她們都說我沒有保護她們,那其實我不知道我應該要怎麼樣,她們是在樓下,她們沒有侵門踏戶、沒有踏到我家,我跟我太太的家門口一步,我太太罵我把她們帶上去二樓,她們沒有走進去我們二樓的大門任何一步。

而且她們在樓下的時候,我有先上去問我太太說,她們要跟妳溝通,妳願意嗎?我太太不願意,所以我就下樓跟她們說,我太太不願意,那妳們可能要改天再來,我不是沒有保護我太太,我不是沒有顧及王瞳跟她媽媽的立場,因為她們不是我不認識的人,我知道她們心情也不好,所以我站在下面聽她們講,就這樣子。

所以她們沒有所謂的侵門踏戶,但是如果我太太覺得說,我保護她保護的不夠周全,我沒有站在她的立場為她想,那我對我的太太覺得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