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門與吉里巴斯相繼與台灣斷交,不但人民無心關懷,政府部門反應也出奇平靜。但南太島國對台灣的戰略作用,卻是具有深遠意義。

 南太島國對台灣的重要性,主要是支持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其在聯合國會議上能為中華民國發聲,以凸顯主權自主的政治作用。若政府與國人認為索羅門、吉里巴斯是貧窮落後的國家,認為可有可無的態度,這等於拋棄了台灣在國際生存空間訴求,放棄了中華民國主權的堅持。

 若從西方國家利益關係作觀察,台灣與島國關係的存在,可以與美、澳、紐形成利益上的連結,台灣不但能分擔這個區域的「金援」,也能透過其他外交手段,如獎學金提供、農漁業技術交流、基礎建設協助等,以減輕美澳在該地區的政經擔負,這也是美澳紐關注南太島國與台灣邦交態度,也更願意施以政治壓力,阻止島國外交轉向大陸。但我們的冷漠,會讓美澳紐心生誤解,而讓他們顯得相當無趣。

 再從中美在南太島國競爭戰略的視角來看。2018年底,英國BBC在巴紐APEC會議對中美澳競爭的報導,強調大陸在穩定南海局勢之後,再向東發展戰略縱深,是可以被理解的。認為南太平洋島國區域,已經成為中國全球角力的新前哨。

 因應中國進入南島的戰略競爭,美國積極推動「印太戰略」。美國在西太平洋戰略調整,以及BBC針對南太島國美中澳戰略競爭的報導,相對承認大陸國力上升的實情。近年,中共海空軍不斷經由宮古海峽、巴士海峽穿越第一島鏈,進出菲律賓海域,甚至以航母編隊靠近關島前沿,轉南靠近南島,並由菲律賓南部水域進入南海,第一島鏈的預防性功能相對下降。

 台灣戰略學者一直視台灣為西太平洋不沉航空母艦,但台灣也必須明白兩點,第一島鏈中台灣戰略地位受到了侵蝕;而印太戰略重心已經轉移到了南海,南海是美國「五洋二海」的重要位置之一,是迪亞哥加西亞島至關島間的重要交通孔道,未來台灣應該提高南沙群島作為,以彌補第一島鏈弱化的戰略衝擊。

 美中澳在南太島國戰略競爭,涉及第二島鏈安全戰略的穩定性。這裡暫不提北馬里亞納中國移民與經濟活動對關島的影響,把視野放在密克羅尼西亞區域的帛琉、密克羅尼西亞、馬紹爾群島與亞美尼亞區域的吉里巴斯,這些國家與美國有「自由聯合條約」或是由美軍負責安全護衛,在安全戰略上尚稱穩定,威脅第二島鏈之說,是被預期的,中國還必須藉著塑造有利的環境與設施,方能向前拓展。

 如今南太島國居於北方的帛琉、馬紹爾群島、密克羅尼西亞、吉里巴斯等國中,吉里巴斯轉向大陸建交,密克羅尼西亞與美國「自由聯合條約」於2023年到期,密克羅尼西亞區域已經呈現不確定性了。美國將台灣納入「印太戰略體系」,除了第一島鏈的地理位置與太平島的控制權外,更重要的是在南太發揮邦交國力量,帛琉與馬紹爾群島正是台灣可發揮力量的價值所在。

 但反觀國內對於吉里巴斯與索羅門斷交的冷感反應,這不僅無益於南島邦交國的維繫,也影響美方對台灣戰略價值的判斷,這不得不令人憂心。(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博士)